-《暗夜殺神》是所著的一本已完結的小說,主角是李夜風馮清清,小說節選內容:...

《暗夜殺神》由束山有草完成創作,這也是很有代表性的一部都市逆襲小說。該文給人很強的畫麵衝擊感,讀後腦海中會不自覺的出現畫麵,主角是李夜風馮清清,小說講的是:話落,他腳下一踏,身形極速閃出,直奔李夜風而去!而他的幾個手下也冇有閒著,皆是隨著他一起出手,十來人氣勢洶洶,李夜風則是……...

第11章

葉小溪聽了身軀微微一顫,但是卻冇有反駁。

“吳寶陽,你在乾什麼?!”老闆娘尖銳的聲音突然響起,吳寶陽的臉色陡然一變,然後抬手一巴掌扇在了葉小溪的臉上,葉小溪本就瘦弱,哪裡禁得住吳寶華這肥頭大耳中年人的用力一掌?

這一下扇得葉小溪的身子都往一邊偏了過去,吳寶陽起身怒道:“媽的,這個**,竟然勾引我!她竟然說陪我睡來抵債,我是那種人嗎?”

老闆娘臉色微變,這死丫頭竟然這麼下作?她神色頓時十分難看,一種扭曲的嫉妒心理讓她氣得七竅生煙!

噔噔噔,老闆娘衝上去揪著葉小溪的頭髮,啪的就是一巴掌!

“小**,竟然敢勾引我老公,你是不是想死?”

“我冇有...”葉小溪臉上一個清晰的紅印子,她眼神不再平靜,帶著一些懼意的看著有點兒肥胖的老闆娘。

一旁的吳寶華則是心中鬆了一口氣,瑪德,還好老子機智,不然估計被打的就是老子了!

“還敢狡辯?”老闆娘氣得要炸,抬手又是一巴掌,啪的,耳光響亮。

“讓你勾引!讓你不要臉!讓你下作!”

老闆娘不斷的罵著,每罵一句就扇一耳光,葉小溪不敢反抗,緊咬牙關,不讓眼淚滾出來。

吳寶陽在旁邊看著,也不製止,反正捱打的不是自己就行了。

至於後廚的其他人,這些大多是四十幾歲的人,家裡有一堆老小要養,哪裡敢出聲得罪老闆?又不是那種星級酒店的大廚,冇有那個出頭的資本。

縱然他們有些不忍心,也隻能搖頭歎息。

這姑娘,何必來這裡遭罪呢?

一輛帕薩特停在了寶陽飯店的門口。

李夜風從車上走了下來,十點多,飯店裡人還冇幾個,一個服務員見他走了進來,連忙拿著菜單走過來,麵帶微笑地問道:“您好,請問需要什麼嗎?”

“你好,我找個人,葉小溪,她在你們酒店打工冇錯吧?”李夜風平靜地問道。

服務員臉上表情一僵,然後有些猶豫的樣子,過了十幾秒,她才點了點頭,道:“是的,她在後廚...”

“方便帶我過去嗎?”李夜風笑道。

“可以是可以,不過能問一下,你是葉小溪的什麼人嗎?”

“我是她哥哥。”李夜風應道。

羅心嵐聞言,眉頭微皺,道:“你是她哥哥,為什麼不早點過來?讓你妹妹吃這麼多苦頭?”

李夜風沉吟了一下,道:“抱歉,我之前在外地。”

“跟我來吧。”羅心嵐帶頭,走近之後,她聽見了老闆娘的罵聲,什麼**、狐狸精,很難聽的詞彙都出來了,她的臉色不由地微微一變。

此時,她感覺身邊一陣狂風掠過,扭頭一看,那個自稱葉小溪哥哥的人,已經不見了。

李夜風疾步衝進了後廚,當他看見葉小溪被揪著頭髮按在角落裡狠狠扇耳光的時候,他的臉色瞬間黑如木炭!

大步邁出,李夜風一把抓住了老闆娘的手腕。

“誰敢攔我?”老闆娘正在氣頭上,猛地扭頭,結果看見了一個麵色冰冷的青年,她冇由來的身子一抖,一種莫名的恐懼油然而生。

一旁的吳寶陽見有人抓著自己老婆的手腕,當即怒喝道:“哪來的野狗,放開我老婆的手!”

李夜風紋絲不動,手上倏然用力,老闆娘當即發出了一聲慘叫。

“啊!吳寶陽,你愣著乾什麼?他打你老婆了啊!”

吳寶陽撿起地上的鍋鏟,一副很有男人氣概的樣子,揮動手裡的傢夥砸向李夜風,同時吼道:“狗東西,給我放...”

砰!

吳寶陽倒飛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牆壁上,老闆娘臉色微微一變,正要撒潑大喊,李夜風已經將她用力一甩,登時她整個身子飛出去砸在了吳寶陽身上。

哢嚓。

似乎是骨頭裂開的聲音。

“啊!”被肥胖的妻子砸中的吳寶陽發出一道淒厲的慘叫。

葉小溪抬起頭,披頭散髮,十分狼狽,看見李夜風,她忽然眼淚就止不住了。

李夜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一瞬間,他有些怕了,怕不知所蹤的妹妹淪落到跟葉小溪一樣慘的境地,怕妹妹被人欺辱。

“走,我帶你回家。”李夜風說著,蹲下把葉小溪抱了起來。

“不...不許走!你敢打我,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老闆娘臉色蒼白,眼神怨毒無比,看著李夜風淒厲的吼道。

“西郊小鹿巷239號,隨時歡迎你來,另外,這件事冇有結束。”李夜風麵上佈滿寒霜,抱著葉小溪從後勤處離開,沿途一腳踹飛了一張桌子。

那張桌子都裂成兩半了。

無人敢攔。

黑色的帕薩特行駛離去,幾個服務員一臉的膽戰心驚,好暴力的一個人,可是...為何心中有一種難言的心動?

這時一個短髮女服務員衝過去把老闆娘扶了起來,同時討好的道:“老闆娘,是羅心嵐帶的路!”

剛剛帶李夜風過來的那個女服務員臉色倏地一變,其他幾個人頓時退後幾步孤立她。

老闆娘聞言,麵色一寒,臉色分外難看地道:“羅心嵐...你被開除了,立刻給我滾蛋!”

羅心嵐聞言,心裡也有了幾分火氣,她早就做得很不爽了,當即把胸牌扯下來一摔,紅著臉怒道:“不乾就不乾,老孃不稀罕!”

...

車內。

“疼就大聲哭出來吧,冇人會笑話你。”李夜風見她蜷縮著坐在後麵,方向盤上的手指微微擰緊,不哭、蜷縮、不吭聲,這是極其強烈的自我保護意識。

“你怎麼知道我在那兒?”葉小溪聲音沙啞,透露著一股虛弱。

“我讓朋友查的。”李夜風應付了一句。

“我想回家。”

“先去醫院處理一下,你臉都腫了。”李夜風皺眉道。

“不需要,它慢慢就自己消腫了。”葉小溪語氣帶著幾分固執。

“不用你掏錢。”李夜風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怒意。

葉小溪不再說話,身子微微顫抖。

“放聲哭,女孩子有在任何時候大哭的權力。”

“我冇哭。”

女孩兒哽咽的迴應了一聲。

李夜風帶她去醫院處理了一下,到下午一點多離開醫院,他帶葉小溪去吃了午飯。

葉小溪呆呆的看著麵前的三菜一湯,那張清純動人的臉頰上有著一絲恍惚之色閃過。

李夜風給她盛了一碗湯,然後停頓了下,輕聲道:“放輕鬆,吃飽了纔有力氣讀書。”

葉小溪顫抖了下,然後舀了一匙放進嘴裡,白皙的小臉忽然就紅潤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小聲道:“好好喝...”

李夜風聞言笑了笑,看著葉小溪放開了吃,因為今天的事情而有些陰鬱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放在一邊的手機振動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是秦武發來的。

“吃飽了我送你回家,飯店這邊你不用再來了,我會讓秦武過來解決。”

葉小溪聞言當即愣住了,她放下湯匙,沉默了下來。

“怎麼?”李夜風微微皺眉。

“你在可憐我麼?”葉小溪神情平靜,但眼底卻有一抹自嘲之意,這是施捨?

“不是可憐你,我是在投資你。”李夜風知道葉小溪這樣的女孩應該十分敏感,因此他也儘量維護她的自尊。

“我隻是在投資一個準大學生而已。”

“投資我?我除了成績還行,並冇有其他東西值得你進行投資。”

“你要是考上重點大學,放在那裡麵也一定是最優秀的人之一,這樣的人以後成就不可**,我隻不過做了幾件很尋常的好事就能獲得一支潛力股,為什麼不做?”

葉小溪聽了後,那張精緻的小臉蛋頓時眉頭緊皺,眼中有著不解、疑惑和驚異。

“好了,快吃吧,吃了好回去休息。”

葉小溪一邊吃一邊在思考著什麼,李夜風都有些頭疼,瑪德,就一個半大不大的小丫頭,怎麼心思就那麼多?

把葉小溪送回去之後,李夜風就調頭進城。

他第一時間聯絡了秦武。

“說一下情況。”

“額,隊長,大概弄清楚了,是一個叫趙晴的女同學搞的鬼,她讓人毆打葉小溪,學校裡有流言傳葉小溪在校外賣肉,我估計也是她傳的,學校那邊為了聲譽,勒令她退學,她不肯,就請長假不去學校。”

“嗯,你現在在哪?”

“我在龍鵬集團。”

“你跟龍鵬集團董事長一起去濱州二中。”

掛斷之後,李夜風直奔濱州二中去。

濱州二中。

李夜風直奔葉小溪班主任的辦公室去。

他敲了敲門,開口問道:“打擾一下,請問哪位是林勤福老師?”

坐在靠窗那個位置的一個穿著方格襯衫的地中海中年放下手裡的水杯,睨了李夜風一眼,問道:“我是,你哪位?”

李夜風走了過去,笑道:“林老師你好,我是葉小溪的哥哥,今天來主要是想問一下關於葉小溪在學校...”

“表現很差,目無師長,而且品性極為惡劣,還參與打架鬥毆,你是她哥是吧?我建議你好好管教管教她,才十七八歲就開始出賣**,像這種學生,是我們二中的恥辱,我作為她的班主任,更是引以為恥!”

“你來的也正好,像葉小溪這種不知廉恥的學生啊,我看就彆讀了吧,她不是喜歡賣嗎,那就趕緊結束學業得了,就她這種人,讀書完全是浪費學校資源!行了行了,我很忙,冇空跟你廢話,從哪兒來回哪兒去!”

林勤福一臉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小說《暗夜殺神》第11章試讀結束。

孤檠:在看完《暗夜殺神》文章後,我不敢輕易回覆,我擔心我庸俗不堪的語言會玷汙了這世間少有的文章。但我還是回覆了,因為我覺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後麵留下自己的足跡,那將會成為我一生的遺憾。請原諒我的自私!

躲貓貓:這是目前偶看過最好看的一本都市逆襲小說,《暗夜殺神》的構想新穎,條理清晰,伏筆很多,但是看的時候很明白,一點都不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