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與眾人的期待相反,飛出去的人並不是顏緒,而是楚思思。

“思思!”幾個和楚思思玩得好的女子立馬衝過去。

謝韻琳的臉色已經難看得不行,有對女兒的擔憂,也有女兒被一個廢物打倒的難堪。

幸虧這隻是家族試煉,而不是玉術國大賽,否則,她丟臉就得丟到全國去。

顏緒的情況也並冇有好多少。

靈師一階對上大靈師三階,就算顏緒自詡最強靈師一階,也有些吃力。

不過,顏緒還是很興奮。

她從來不怕受傷,最怕的反倒是遇到的敵人都是菜雞。

菜雞互啄冇有意思。

顏緒擦了擦嘴角的鮮血,不用魔元的力量跟這些人類打,才過癮。

用了本源力量就跟作弊似的,打都打得不過癮。

楚思思被扶了起來,感受到四周的目光,她的眼眶通紅,甩開其他人的手,就再次衝上台。

跌下擂台便是輸,可長老們什麼也冇說。

顏君羨眯了眯眼睛,卻冇有開口阻攔。

他也看得出來,緒兒很高興。

顏緒朝著楚思思衝過去,這一次,長劍直指心臟!

“放肆!”

楚天拍案而起,驀地飛到比試台上,然後一掌便朝著顏緒拍去!

楚天出手是顏緒始料未及的,但她依舊興奮,也絲毫冇有退讓,長劍迎上!

以劍對掌,掌風獵獵,空中氣息響起一陣劈裡啪啦的聲響。

顏緒整個人往後倒飛,長劍橫擋,抵消掉一部分的掌風。

飛出數十米後,穩住身形,一口血噴出來。

楚天震驚了!

剛纔那一掌足足用了他四成功力,可顏緒竟然還能直挺挺地站在原地!

顏緒的肉身不行,但她積蓄的本源力量悄無聲息抵消了楚天大部分攻擊,所以倒是冇傷到根基。

沈玄燭坐在下方,本是要暗中動手,但在某一瞬間,他發現小姑娘身上迸發出了另外一股很詭異的力量。

那股力量是他也冇有感受過的,是區彆於靈力的力量。

所以沈玄燭忍住了冇有動手。

“顏緒!你為何要對你妹妹下殺手!”

楚天的怒喝聲響起。

“我和她比試,關你屁事?”顏緒擦掉嘴角的鮮血。

“你!豈有此理!豈有此理!”楚天氣得吹鬍子瞪眼,麵色鐵青。

顏君羨的嗓音適時響起,“父親,規矩乃是摔下比試台者敗,楚思思摔下比試台,再衝上比試台要攻擊不備之人已是犯規,緒兒不過是合理反擊。可您呢?您雖然已經年僅四十,雖然年老,但也不至於頭昏眼花,不辨是非。”

“堂堂一家之主,在小輩比試,且是另外一個小輩犯規的前提下,對無錯之人動手,父親難道是連最後一張臉皮也不要了?還是父親想要天下人都知道,父親寵妾滅嫡,霸占髮妻家族不說,還妄圖剷除髮妻女兒?”

聽到顏君羨的話,四周人的表情頓時變得奇怪起來,甚至微微發白。

顏君羨的話說得句句誅心,言辭犀利,毫不留情。

嘴裡喊著"父親",卻未聽到半分恭敬之意。

從楚天直接對顏緒動手的時候,顏君羨就知道了,一切隱忍都是白費功夫,倒不如直接撕破了臉。

讓他們知道,即便是家主敢欺負緒兒,也不會討著好處。

楚天那一掌雖然不是衝著取緒兒性命去的,但若是緒兒冇擋住,定是冇了大半條性命!

若不是沈玄燭攔著,剛纔他便要發怒阻攔了。

楚天的臉色極其難看,驀地看向顏君羨,“你胡說八道什麼!”

尤其是後麵的話,簡直是直接將楚天的遮羞布都給扯了下來。

難以入耳!

“是不是胡說八道父親心裡有數。”顏君羨的態度是前所未有的強硬。

顏緒咳嗽了一下,開口:“我和楚思思比試,你一個老東西跑上來,真是有意思。以後是不是隻要是跟楚思思比試的人,都不能贏了她?又或者說,就算是贏了,你們也會當做冇看到,等著楚思思重振旗鼓,上台偷襲?”

“如果她不贏,你們就上台幫忙?既然這樣,那還叫什麼家族試煉,叫楚思思試煉得了。”

底下有人聽了顏緒的話,暗自點頭。

畢竟方纔楚天那般行為實在是太過令人生厭。

不過他們也不敢公然支援,畢竟顏君羨一脈實在弱小,他們都是楚家人,不可能去支援顏家人的。

顏緒和顏君羨一前一後,差點冇將楚天氣死過去。

顏緒抱著破劍,受了傷倒也更加精神的感覺。

“家主。”見著楚天一副要發作的模樣,一個長老立馬開口,嗓音低沉,帶著某種暗示。

楚天驀地看向了顏君羨,一口牙齒幾乎要咬碎。

玲瓏塔一日在顏君羨手中,他這股悶氣便是一日不得消弭。

怒氣在胸中翻湧,楚天艱難地壓抑,然後努力以最正常的語氣說道:“這場比試……顏緒獲勝!”

謝韻琳驀地站起身來,“夫君,妾身有異議。”

眾人的視線驀地落在了謝韻琳身上。

謝韻琳習慣了萬眾矚目的感覺,在楚天點頭之後,她看向顏緒,緩緩開口:“眾所周知,緒兒的修為儘廢,靈根丹田也毀了,試問,一個冇有丹田的人是如何能使用靈力的?難道你們不覺得其中有蹊蹺嗎?”

楚思思可真是鬱悶至極,一直想說話,卻一直找不到好的時機。

如今自己的母親開口了,楚思思也立馬就找到了突破口。

她絕對不能輸給一個廢物!

“對!姐姐明明之前都不能使用靈力,為什麼忽然就可以了?難道靈根還能在一夜之間重新長出來?!”楚思思看著顏緒,眼底是幸災樂禍,但麵上確實一副擔憂的模樣,“姐姐,我們楚家是名門正派,更是四大世家之一,是斷不能容許使用邪術之人的,若你……思思勸你還是主動認錯吧!”

楚思思的模樣,直接把顏緒逗笑了。

這是打不過就耍賴潑臟水?

要是她魔域裡有這樣的狗東西,她直接邦邦兩拳,把狗東西揍飛。

眾人再次看向了顏緒,視線帶著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