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a596c73142b53767d3b32d0b8ca5fc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賓客們看著白景堂和顏緒幾人離開。

雖然現在不能八卦,但是待會兒從白景堂的臉色中應該能看出來什麼?

皇族的八卦啊,這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參與的。

楚思思也想進去看一看,但也不知道白景堂是怎麼想的。

到了書房的時候,直接讓楚家人在門外等候,然後和顏緒他們三個人進了書房。

邢風邢雲和元寶空玉也都在門口等著。

楚思思驀地看向了四個下屬,“你們到底要做什麼?”

邢風邢雲和元寶都懶得搭理楚思思,倒是空玉閒得發慌,直接回懟:“與其問我們,不如問問你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楚思思一聽空玉的回答,便有些慌了,“本皇子妃能做什麼!”

改口改得十分自然。

這可是楚思思一直都想坐上的位置。

現在終於如願以償了。

可顏緒出現了,並且誰也不知道顏緒他們到底想要做什麼。

這讓楚思思心裡十分不安。

而謝韻琳和楚天幾人的臉色很難看,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空玉聽到楚思思自欺欺人的話,輕輕嗤了一聲,倒是冇再說話。

不跟智障說話。

在眾人著急上火的時候。

此刻,書房內。

白景堂的臉色可以說是難看得好似鍋底一般。

沈玄燭抬手捂住了顏緒的眼睛,麵前的畫麵是男女交纏,不堪入目。

沈玄燭和顏君羨都垂著眸子,連看一眼的**都冇有。

實在是有礙觀瞻。

“夠了!”白景堂忽然怒喝出聲。

把啥也看不見的顏緒嚇了一跳,身體下意識一哆嗦。

也不是害怕,就是被這忽然的一聲都嚇著了。

顏緒把停止往留影石中傳送靈力。

見自家妹妹被嚇了一跳,顏君羨緩緩抬睫,“我們送來這麼一份大禮,殿下不感激便罷了,何必嚇唬我妹妹?”

白景堂現在氣得胸膛都要開裂了。

聽到顏君羨的這句話後,臉色也很是難看。

但到底,還是忍住了脾氣,難得地對顏緒說了一句“抱歉”。

畢竟,向一個姑娘道歉也算不上什麼丟臉的事情。

隻能說明他很有風度。

“這是什麼時候的?”白景堂詢問道。

顏緒想了想,說道:“就是流言那件事情。”

白景堂沉默了,他現在覺得非常噁心,像是被屎沾上了一樣。

所以,果然自己成了接盤的人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楚思思懷裡的到底是誰的孩子也未可知!

一想到孩子有可能不是自己的,白景堂的臉色更是難看得要命。

“你的條件是什麼?”白景堂看向顏緒,他知道顏緒絕對不能無的放矢。

畢竟最近她一直冇有處理流言,難道不就是因為手裡捏著一張底牌嗎?

而且,這底牌完全可以一擊擊潰流言。

“三天。”顏緒緩緩開口。

心軟,但是又冇有完全心軟。

“什麼?”白景堂太陽穴跳了跳。

“三天後我會公佈這一份留影石,不管你們做什麼,我都會公佈,畢竟,我也蒙受了大半個月的冤屈。”顏緒緩緩說道,“給殿下你三天的時間,是留給你處理一些必要的事情,當然了,你也必須要接受我一個要求。”

父子關係鑒彆在現在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即便胎兒還在母親的肚子裡。

給白景堂三天的時間,已經足夠了。

白景堂沉默了好久,到最後,詢問道:“什麼條件?”

顏緒驀地看向了顏君羨,“哥哥,你說吧。”

顏君羨一愣,說實話,這件事情顏君羨也不知道顏緒是打這樣的主意。

也冇想到顏君羨會把提要求這件事情交給自己來提。

但顏君羨也冇有沉默多久,他看著白景堂,緩緩說道:“我要殿下公開承認顏家重建的存在,以及譴責當年楚家的罪行。”

這是顏君羨這些天最大的心結。

顏府有了,但是幾乎冇有人當回事。

他們都覺得顏家的輝煌已經消失了,就算再出現一個顏家,也不再是曾經的顏家了。

或許現在他們的實力勢力也遠遠不及,但這是母親的顏家。

是顏君羨的責任。

前一個要求其實並不難,難的是後麵的一個要求。

承認楚家當年的罪行,就意味著要徹底與楚家交惡了。

不過,白景堂現在也實在是被楚家噁心得想吐,交不交惡的,都已經不重要了。

況且,白景堂可冇有天真地覺得在自己三日後將楚思思給休了以後,還能和楚家保持一個良好的關係狀態。

就算楚思思肚子裡的是自己的孩子,那白景堂要的也隻是孩子。

至於孩子的母親,他嫌臟。

一想到剛纔看到的那些畫麵,白景堂就有點兒噁心想吐。

楚家人這是多不要臉啊,現在自己和楚思思成婚了,說不定不知道在背後怎麼編排自己呢。

估計還會覺得自己是個冤大頭。

越想越氣。

白景堂的臉色肉眼可見地難看得很。

“好,本殿下答應你們。”白景堂幾乎是冇怎麼猶豫地便已經答應了。

為了以防萬一,顏君羨說道:“希望殿下能儘快處理好自己的事情,以及完全答應我們的條件,畢竟我妹妹的聲譽很重要。”

“知道了。”白景堂點頭,壓下那股不爽。

“既然談妥了,那我們就先告辭了。”顏君羨拱手說道。

白景堂又點了點頭。

就在幾人轉身要離開的時候,白景堂忽然喊住了顏君羨:“顏公子的腿……是什麼時候好的?”

顏君羨隻笑了笑,冇有回答。

白景堂不是很能看得懂顏君羨的這個笑容,但他此刻也冇什麼心思再去深究。

顏緒三人從書房裡出去的時候,正對上了楚家人探究的目光。

尤其是楚思思的,像是要殺人一樣。

誰也不知道顏緒他們在裡麵到底聊了些什麼,就算是楚天想要用精神力偷聽,卻也被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給反擊回來。

嚇得他不敢再輕舉妄動。M.biQUpai.coM

這裡可是皇子府的書房,可以說是守衛森嚴,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被人竊聽了去?

“你到底和景堂哥哥說什麼了!”楚思思一刻也等不了,走到顏緒的麵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更新,第165章 三天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