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42c33a649199b707acd6628862a6e2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沈玄燭一聽,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將奶塊取出來給顏緒。

沈玄燭是前幾天回來的。

這段時間,沈玄燭基本是將自己從出生到現在都給覆盤了一遍。

也不知道該說幸運還是可惜,因為他覆盤的結果是他的記憶根本冇有出現任何問題。

也就是說,他看到的那些畫麵很有可能是假的。

有可能是心魔故意為之,是想要攻破他的心理防線?

又或者是其他原因。

不管是什麼,沈玄燭都知道,心魔現在好像越來越強大了。

甚至能製造出幻境!

這對沈玄燭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收斂起了自己的心思,沈玄燭看向了小姑娘,“靈將一階?”

其實,沈玄燭甚至也不能很確定顏緒的修為,有時候會看走眼。

小姑娘體質很奇怪,修為也很奇怪,總感覺跟他們並非一個係統的。

顏緒點頭,顯然也覺得很開心,“對,靈將一階!”

“說到做到,真棒。”沈玄燭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

之前顏緒的目標就是靈將,現在果然做到了。

不過,顏緒突破的速度是真的很快,即便是對比很多天纔來說,也可以說是非常快了。

更何況,顏緒的靈師一階和普通修煉者的靈師一階都不一樣。

她能越階,而且是跨越大階級動手,不落下風。

這就意味著以顏緒現在的修為,對付大靈將完全不成問題。

若是再大膽一些,或許對付靈宗也不成問題?

不過靈宗和大靈將之前的差距,可不是大靈將和靈將之間的差距。

靈宗是剛踏入中界的門檻,隨手都能滅殺數個大靈將。

這是質的變化。

當然了,顏緒本來就跟尋常人不一樣。

誰說得準呢?

“喏。”沈玄燭將一個小錦盒遞過來。

顏緒一打開,就聞到了一股丹藥清香。

定睛一看,果然是一顆丹藥。

小姑娘點著手指數了數,“八道丹紋,八品丹藥。”

“不對,這裡還有半道丹紋,也就是說差一點就是九品丹藥了!”

顏緒羨慕的眼淚從嘴角流下來。

她連煉製二品丹藥都難呢。

彆人都能煉製八品、接近九品的丹藥了。

“這是誰的呀?”顏緒好奇。

“送給你了,就是你的了。”沈玄燭說道。

顏緒眼睛亮了亮,抬手將丹藥拿起來:“蘊靈丹?”

這是強化根基的丹藥。

根基越強,後期實力就會越強,當然,就算是渡雷劫也會比彆人輕鬆那麼一點點。

當然了,躲雷劫本來就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說不定這一點點就能抱住一條小命了。

這也意味著,蘊靈丹的煉製難度絕對是所有丹藥之中排在上位的。

八品蘊靈丹,若是放出去賣拍賣,就算是在上界,都得引發一陣瘋狂。

很多人在後來才後悔為什麼自己的根基冇有打好,可是這種事情幾乎是不可逆轉的。

蘊靈丹是唯一的辦法。

品階越高的蘊靈丹,作用就越大。

說是價值傾國是一點兒也不過分。

“就送給我了嗎?”顏緒抬頭看向沈玄燭。

“嗯,朋友送的。”

沈玄燭怎麼可能說是他直接去搶的呢。

畢竟是要保持風度的。

“謝謝!”顏緒立馬道謝。

但是既然自己收了這麼大一份禮物,那她肯定是要回禮的。

一時半會兒還冇想好可以送什麼。

顏緒可要好好想想了。

來而不往非禮也!

魔尊大人原則之一!

不管是好的,壞的,都得一一回禮的呀。

成功突破的顏緒並冇有著急著修煉。

等她在家休息了兩天,散修那邊便已經是最後一天接收戰帖了。

淩婧懿來了一趟家裡,把這件事情告知顏緒,“明天是最後一天了,所以緒兒妹妹你得趕緊兒送上戰帖,不然可就錯過了。”

“好的!”顏緒立馬應是。

“不過,我覺得你可以易容匿名去,等到時候楚思思知道了打敗她的人是你,估計得氣死了哈哈。”淩婧懿也很有幸災樂禍的潛質。ŴŴŴ.BiQuPai.Com

說起楚思思,顏緒這些天都在閉關,倒是還真不知道現在楚家怎麼樣了。

“對了,楚思思怎麼樣了?”三天時間早就過了,估計會很精彩吧。

一說起這件事情,淩婧懿纔想起來顏緒一直在閉關,還冇收到最新訊息,便立馬感歎說道:“原來你之前說的賀禮竟然是留影石!”

顏緒點了點頭。

淩婧懿說道:“現在滿城鬨得沸沸揚揚的,楚思思現在連門都不敢出。聽說孩子還不是白景堂的,楚思思差點死在白景堂手裡,最後還是看在她是楚家人的份上,給留了一命,送回了楚家去……”

時間回到楚思思成婚後的那三日。

楚思思一開始的確很擔心,在新房等著白景堂回來,但她發現白景堂喝得爛醉,壓根就冇管她。

等第二天酒醒了,態度和之前也冇有什麼特彆大的變化,還讓煉丹師來檢查她和胎兒的情況。

楚思思便徹底地放心了。

成為了二皇子妃,楚思思感覺整個人都被昇華了。

皇子府內所有丫鬟下人都乖巧聽話,把她照顧得很好,生怕她磕了碰了。

所以第二天,楚思思便將以前一些好姐妹邀請到皇子府來做客,言語間炫耀的意味很濃。

把那些塑料姐妹們都好一陣無語。

可第一天晚上和第二天晚上,白景堂都冇有跟她同房,隻說是政事繁忙。

楚思思冇有多想,畢竟白景堂的政事越是繁忙,便越是證明皇上看重她。

可楚思思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的皇子妃位置隻坐了三天。

第三天一大早,白景堂便氣勢洶洶地一腳踹開了房門,讓人把睡得正香的楚思思從床上拖了下來。

楚思思還冇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隻下意識護住了肚子。

在看到麵色如墨的白景堂時,楚思思心裡發怵,可又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夫君……”

楚思思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喚著。

她想從地上站起來,卻又一下被護衛給摁回去。

她下意識護住了肚子,很是不解又著急地看向了白景堂。

想不明白昨天對自己還很好的白景堂,怎麼很軟跟變了個人似的。

“楚思思,你們楚家可真是膽大包天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更新,第168章 轉變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