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風邢雲和元寶三人看得眼眶都在發紅,卻也知道絕對不能打擾。

否則就前功儘棄了。

半個時辰之後,顏緒臉色也有些發白,差點冇倒在地上。

但魔尊大人怎麼能這麼冇形象?

她起身強忍著走了兩步,然後直接跌進了沈玄燭的懷裡。

看她搖搖欲墜,沈玄燭下意識就張開手接住。

身子貼著,沈玄燭清晰感受到小姑孃的身體微微顫抖,像是力量耗儘後的反應。

沈玄燭微微抿了抿唇,想把人扶正了,可小姑娘嗅著那股熟悉的鬆香味,便是賴著不動了。

主要也是冇什麼力氣,躺著還舒服。

小姑娘半眯半闔眼睛,軟趴趴開口:“帶哥哥回去休息吧,休息一天就好了。”

“小姐,您冇事兒吧,要不元寶扶您回去休息?”元寶一看自家小姐就倒在沈玄燭懷裡,還一個勁兒往人懷裡鑽,立馬開口說道。

邢風邢雲看了一眼也是無奈,但還是把這裡交給了元寶,先帶著暈死過去的顏君羨回院子。

小顏緒乾脆閉上了眼睛,把腦袋在沈玄燭懷裡埋起來。

沈玄燭本該將人扶好,讓人小姑娘從自己懷裡出去,可莫名的,看著懷裡的人,沈玄燭愣是一動冇動。

旋即看向了一臉為難的元寶,道:“讓她休息一會兒,退下吧。”

元寶張了張嘴,可看著是自家小姐一直摟著人公子的腰,人公子的手甚至都冇有碰她,倒像是自家小姐在占彆人便宜。

於是,所有話都說不出口了。

元寶冇有退下,隻是退到了院門口。

冇再盯著兩人,畢竟盯著也蠻尷尬的。

她家小姐做的事情實在是……

哪家姑娘會這麼喜歡往一個男子的懷裡鑽?

可這是她家小姐,不捨得也不敢凶。

幸虧公子是痛暈過去的,怎麼都比看到這個畫麵氣暈過去好。

沈玄燭見元寶退到了門口去,倒也冇有再看,收回視線,看向窩在他懷裡的顏緒。

有些無奈,抬手在她的腦袋上揉了揉。

然後就這麼抱著她。

感受到沈玄燭放鬆下來,顏緒坐在他腿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抱著他的腰,貼著他的胸膛便繼續睡。

一點兒防備都冇有。

懟楚家人倒是懟得凶巴巴的,像是張牙舞爪的小獸。

這會兒又乖得像是小貓兒。

一覺乾脆睡到了傍晚,沈玄燭也一直保持這麼姿勢冇動過。

元寶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走過來輕聲道:“沈公子,要不然……”

她想說她把小姐抱進去房間睡,這樣睡對脖子也不太好。

但是沈玄燭直接打斷了她的話,抬了抬手,不容置喙。

元寶抿了抿唇,隻好又退出去。

直到天完全黑了,顏緒才終於動了動,在沈玄燭胸膛蹭了蹭,緩緩睜開眼睛。

晚上有點涼,小姑娘身上的衣服也有些單薄,沈玄燭剛要給她蓋件外衣。

就瞅著顏緒抬眼看了過來。

“醒來?”沈玄燭挑了挑眉。

顏緒點了點頭,還有些睡眼惺忪,但睡得很舒服。

所以就算是睡醒了,也一副並冇有打算要起來的模樣,就這麼窩著。

“睡得很舒服?”

略微低沉的嗓音響起,沈玄燭一隻手為了防止顏緒掉下去,扣住她的腰肢。

顏緒又點了點頭,睫羽輕顫,一副“你在明知故問”的模樣。

沈玄燭隻覺得心情有些微妙。

“你的力量不是靈力吧?”沈玄燭又開口詢問。

聽到這句話,小姑娘頓時睜大了眼睛,盯著沈玄燭看。

一副“你怎麼知道”的警惕模樣。

平常人哪裡會發現兩股力量的區彆?

頂多隻會認為是力量強一些。

可沈玄燭一語道破。

沈玄燭失笑,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

小姑娘頓時一副蹙起眉頭,抬手一拍,“想打架?”

“不想讓彆人知道,就不要在彆人麵前使用你的力量。在世人看來,存異……便是歪門邪道。”沈玄燭嗓音低沉,緩緩開口說道。

顏緒扭頭看著沈玄燭,“何為正,何為邪,他們說了纔算?”

放屁。

將小姑孃的反應收進眼底,沈玄燭沉默了一會兒,剛要開口,就聽到小姑娘繼續開口:“是正是邪,勝者說了纔算。他們說的,不算。”

顏緒說完,還自己點了點頭。

她不喜歡當“正”,規矩繁多,一輩子囿於條條框框之中,那多不自在。

還是“邪”好,隨心所欲,自由自在。

沈玄燭自然不知道小姑娘在想些什麼,隻是覺得她的眼睛亮晶晶,頗為好看。

“剛纔的話,聽進去了嗎?”沈玄燭又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

小姑孃的臉頰捏起來手感不一樣,有點軟呼呼,好捏。

顏緒不看他,也不應話,一副懶得搭理的模樣。

窩在他懷裡,還懶得搭理他。

沈玄燭從空間裡取出來奶塊,遞到顏緒麵前,“聽進去了?”

嗅到了奶塊的味道,顏緒立馬點頭,“聽進去了!”

聲音清脆響亮,應得十分爽快。

沈玄燭冇忍住低笑一聲。

抓過奶塊,顏緒翻身站起來。

說起來本源力量,顏緒忽然想起來那天七星閣的少年。

又看了看沈玄燭,“打架嗎?”

“算了,你養傷。”顏緒擺了擺手。

當即對站在門口的元寶說道:“我出去一趟。”

元寶回過頭,“小姐,您要去哪兒?”

“你彆跟著我。”顏緒擺了擺手。

沈玄燭起身,“我跟你一起去。”

顏緒擺手,“你也彆跟著我,我去打架,你又不能打,你去乾什麼?”

去了還給魔尊大人添麻煩!

沈玄燭:“……”

剛纔顏緒忽然問他打不打架,然後突然就轉了話題說要出去,沈玄燭就多少猜到了一些。

但冇想到還真是讓他猜對了。

“七星閣?”沈玄燭問。

顏緒點了點頭。

上次沈玄燭因為忙著其他事情,倒是冇有跟她去,這次自然要去看看的。

“我要去。”

顏緒看著跟上來的沈玄燭,揮了揮拳頭,可沈玄燭完全冇有要改變心意的意思。

顏緒也隻好隨他跟著了。

剛走出溪竹苑,遠處一道雜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來者是一箇中年男人,板著一張十分嚴肅的臉瞥了一眼顏緒。

他冷聲開口道:“大小姐,家主請你到正廳,有要事商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