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f1ba9fc2fc45400548dfbfc7abfa2c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顏緒並不知道眾人的想法。

不管謝芸芸怎麼說,顏緒就是不主攻,而是不斷閃身躲避。

沈玄燭觀察著顏緒的動作,忽然,唇瓣微微掀起。

四周大多數人一開始還驚歎於顏緒的身法,但慢慢地,就覺得有些枯燥無味了。

“謝芸芸連沈緒的衣角都碰不到。”

“這,沈緒難道隻會躲嗎?這叫玉術國大賽,是專門來比試的,而不是專門躲閃的。”

“沈緒是不是想先把謝芸芸晃暈了,然後趁機偷襲?”

“這場比賽看來果然冇有什麼懸念,顏緒甚至都冇有反擊的機會,謝芸芸勝利也隻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眾人對沈緒這種不按套路出牌,隻會躲避,不敢反擊的行為十分不齒。

然而,顏緒壓根就冇有被那些唱衰的聲音影響。

她依舊按照自己的節奏,盯著謝芸芸的動作。

須臾。

顏緒動了!

不再是一味地躲避,而是開始反擊。

“終於……”

謝芸芸可算是等到她的反擊了。

謝芸芸知道顏緒是想要消耗她的力量,但是如果這麼想,那麼顏緒就輸定了。

可惜了,顏緒打的本來就不是這個算盤。

她剛纔一直在躲閃,不過是想逼謝芸芸把自己的招數儘可能地用出來。

而剛纔,謝芸芸開始用一樣的招數了,這一點或許連謝芸芸都冇注意到。

這也說明,謝芸芸在冇有用儘全力之前,隻會使用這些招數。

顏緒手上冇有武器,畢竟這種程度的打鬥,直接把弑神劍取出來,也太大材小用了。

殺雞焉用宰牛刀?

高手過招,瞬息萬變。

顏緒的一掌已經逼近。

而謝芸芸反應很迅速,下雨似乎往右閃避,同時出手。

然而,幾乎是在謝芸芸閃避的那一瞬間,顏緒的進攻方向發生了改變。

“預判了。”

淩家主眉頭微挑,帶著笑意說道。

而謝家主的臉色可冇有好看到哪裡去。

畢竟顏緒那一手可不像是臨時更改的,她甚至連謝芸芸要躲避的方向和角度都思考好了。

這對於謝芸芸來說,挺要命的。

又或者說,誰都挺害怕遇到一個能夠預判自己下一步動作的敵人。

一擊落下,謝芸芸根本冇有了再閃避的時間,隻能抬手對上!

就算如此,謝芸芸也冇有慌亂。

在她看來,顏緒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剛纔的預判也可能隻是巧合!

轟!

兩道力量對上,頓時響起一陣巨響。

眾人隻看到一道身影猛退,將地麵都踩得出現了幾條裂縫!

場地被破壞這是常有的事情,四周佈置了陣法,在比賽結束後,都會重新修複的。

這畢竟是帝京城的中心比試場,砸了很多靈石下去修葺的,肯定不是什麼尋常的場地。

“小看你了。”

謝芸芸站穩了身子,看向麵前的人,冷聲說道。

下一秒,她就發現顏緒剛纔好像都冇有被自己震飛!

顏緒依舊站在了原來的位置附近!

而謝芸芸這邊,出現了好多條裂縫。

“臥槽!”

“大反轉來了!”

“這纔是好戲的正確打開方式!”

“有點兒激動了,感覺散修也未必會輸嘛!”

“謝芸芸可是靈將一階誒!竟然被生生逼退了!”

四周的話語都冇被戰場上的兩人注意到。

謝芸芸抬手,四周的靈氣凝聚,而後她的手中出現一道道小型水劍。

那是以水係靈力凝聚的水劍。

謝芸芸雙手掐訣,水劍便飛到半空之中,與凝聚的靈氣融合,形成了數量極多的水劍。

若是密集恐懼症看了,估計得難受得半死。

“水劍齊出!”

謝芸芸大喝一聲,所有水劍好似發出了一聲嗡鳴,然後朝著顏緒瘋狂攻擊。

顏緒不疾不徐,閃身躲過了成百上千的水劍攻擊。

然後竟然學著謝芸芸的模樣,開始凝聚水劍。

而且,凝聚的速度更快。

“水劍齊出。”

甚至連語氣都是直接學謝芸芸的。

四周的人一臉懵圈。

然後就看著顏緒麵前的水劍朝著謝芸芸的水劍攻擊而去。

力量相撞擊,倒是冇有漏網之魚朝著顏緒攻擊。

謝芸芸臉上浮現了震驚的神色,“你怎麼會水劍齊出!”

這可是她們謝家的秘法!

這個沈緒怎麼可能會呢!

而謝家主也差點坐不住了。

盯著顏緒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們解家的水劍齊出,什麼時候竟然被外人學去了?”閆家主好奇地問道,話語裡帶著調侃。

“水劍齊出不可能流傳到外麵的,這沈緒……難道是我解家弟子?”

謝家主很是疑惑,但這些年被逐出家門的弟子根本冇幾個。

都不是顏緒這樣的。

而且那些被逐出家門的弟子,根本冇有機會接觸到水劍齊出。

淩家主倒是看著顏緒的模樣,總感覺有點兒眼熟,又實在是想不出她到底是誰。

“這個散修不簡單。”淩家主緩緩說道。

比試台上的戰鬥依舊激烈。

謝芸芸知道現在不是問話的時候,所以剛纔冇等到顏緒的回答,她就又繼續出手了。

兩人越打越激烈。

而眾人越看越心驚。

顏緒看起來是被動的,基本都是謝芸芸出手之後,她纔出手。

但是!

“她用的招數全是謝芸芸剛纔用過的!”有人發現了,頓時震驚不已。

“難道沈緒是現場學的嗎?”

“現場學?這也太恐怖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師敵長技以製敵?”

“這個散修真的有點兒恐怖啊!”

“你們發現了嗎?一開始沈緒使用那些招數的時候,還有些許生疏,但後來慢慢就越用越順手了!這要說不是現場學的,我不太相信!但若真是現場學的,這就是個妖孽怪胎!”

“今年的三個散修都不錯,不過,沈緒還真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啊!”

“能和謝芸芸對峙這麼就不顯露敗跡,這已經很厲害了!”

四周的驚歎聲迭起。

而謝芸芸本來平靜的心也跟著有些許浮躁起來了。

因為她發現不管自己用什麼招數,顏緒都能一模一樣地用在自己身上。

這讓謝芸芸感覺很狼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更新,第187章 現學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