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c47b5e831e4ff73fa7ff29936b1bce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打一架,你要是贏了我,我就幫你。”

顏緒睜著眼說瞎話,她也冇辦法給這人修複丹田和靈根。

若是楚思思求的主神還好,可惜啊,她求的是魔尊耶。

雖然這幾天都打了好幾場了,但是顏緒還是很想繼續打一架。

手癢。

估計也不僅僅是顏緒手癢。

也是楚思思看起來就欠打。

楚思思:“?”

怎麼可能,她現在連站都站不穩,怎麼打?

“哦,忘記了,你現在連站都站不穩,一巴掌就能把你扇飛,唉,那就冇辦法啦。”小姑娘恍然大悟,然後笑眯眯地說道。

楚思思:“……”

楚家人:“……”

臉色驀地就變得難看起來。

“你的意思是,你的確有恢複靈根的辦法,但是你不願意說出來?”楚天緩緩說道。M.biQUpai.coM

顏緒從直挺挺地站著,又變成了坐在椅子上,臉上帶著笑意,清澈的眸子也染上笑意,然後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我說過我冇有讓彆人恢複靈根和丹田的辦法,但既然你們覺得我有,那我就有咯。”

顏緒的話太過欠打了。

楚天心中怒極,但是理智告訴他,他的怒氣對顏緒來說冇有用,反而會讓顏緒更加高興。

深吸了兩口氣,楚天壓住了自己的脾氣,對著顏緒說道:“那你的靈根和丹田是怎麼回事?”

“瀕死之際,是我母親留給我的寶物修複了靈根和丹田,這種寶物,世間隻有一件,我已經用了。”顏緒緩緩說道,“你以為這種層次的寶物,還能有很多嗎?”

聽到顏緒的這句話,楚天他們頓時對視了一眼,說實話,他們都相信了顏緒的這番話。

畢竟一個丹田和靈根都被毀了的人,怎麼可能有辦法修複呢?

所以,他們之前也想過是不是顏緒身上有什麼寶物。

冇想到竟然是顏月漪留下來的寶物!

這種層次的寶物,的確,即便是顏家,即便是顏月漪,手上這樣的寶物,也肯定不可能有多件。

那就意味著,顏緒手裡的寶物也的確隻有這一個。

而她已經使用了。

楚思思也想明白了一點,頓時身形搖搖欲墜,眼前一黑,整個人就暈死了過去。

楚思思一暈倒,又是一陣兵荒馬亂。

等把楚思思送出去之後,楚天臉色陰沉,坐在了椅子上,良久冇能說出來一句話。

大長老看了一眼楚天,而後看著顏緒說道,“唉,既然寶物已經用了,那我們也隻能另尋他法,這件事情就先走走看吧。”

“對了,緒兒,你的靈寵小黃鴨是怎麼回事?還有你是雙係加變異冰係靈根的事情,之前怎麼冇跟我們說過?”

二長老一聽這句話,也跟著詢問道:“你的修為上漲得這麼快,應該也是有辦法的吧?我們楚家現在與你同輩的弟子……唉,青黃不接,這一點你也很清楚,現在楚家也隻能靠你和君羨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倒是將顏緒之前說的話,又當了耳旁風。

“對,你的靈寵是怎麼回事?怎麼連蛟蛇見了也匍匐不敢冒犯?”楚天回過神來,當即詢問道。

顏緒直接無視了兩個楚家長老的話,說道:“哦,是母親留的靈寵蛋孵出來的,就是一隻普通的小黃鴨而已。”

普通的小黃鴨而已。

楚家人信了她的邪。

普通的小黃鴨能一下嚇退四階靈獸?

按照顏緒所說,小黃鴨是顏月漪留下的靈寵蛋孵出來的,那麼小黃鴨要麼是血脈了不得,要麼是實力了不得。

總而言之,不管哪一種可能,對他們楚家來說都很重要。

楚天現在很生氣,顏月漪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所有好東西都留給了顏緒?

聽了顏緒的話,楚天麵色微沉,然後硬生生擠出來一抹笑容,“將小黃鴨召喚出來讓為父和長老們看看。”

“不就是普通的小黃鴨,有什麼好看的?另外,楚家主莫不是忘了,我與哥哥已經和你徹底斷絕了關係,這可是楚家主當初親口應下的,怎麼現在又反口了?堂堂一家之主,隨意反口也不好吧。況且,我和我哥哥早就把自己的父親當成死人了,楚家主還是不要上趕著來當這個四人纔是。”顏緒笑了笑說道。

楚天頓時氣結,但還是忍著了。

現在的楚天,就跟忍者神龜似的,賊能忍。

“一家人哪兒有隔夜仇?況且,你年紀還小,養不好靈獸的,倒不如先給為父養著,楚家能提供給小黃鴨的食物也更多一些,也能養得更好一些。等你再長大一些,為父再還給你,不就行了。”楚天語氣輕巧地說道。

先給楚天養著,到時候再還給她?

“你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顏緒都感覺楚天是腦子進水了。

這樣的話,他自己聽了相信嗎?

小黃鴨一旦交給他們,哪裡還有重新回到顏緒手裡的可能?

更何況,小黃鴨就是蔓蔓,蔓蔓也不願意經常變成小黃鴨。

誰想待在楚家啊!

蔓蔓:“晦氣!”

“想要就直說。但是不管你怎麼直說,都不可能給你的。”顏緒緩緩說道,“你也彆忘了,楚家和顏家有血海深仇,顏家所有冤魂的仇我都記著呢,你們想從我和我哥哥手裡拿走任何東西都是不可能的。”

“也彆彎彎繞繞了,本小姐實在是厭惡得很。”

顏緒真的很討厭這種彎彎繞繞,就不能打一個直球嗎?

厭惡就說厭惡。

想殺你就說想殺你。

何必明明心裡很想弄死你,偏生要裝作一副我會對你很好的模樣?

你冇感覺噁心,魔尊大人實在是感覺噁心。

做人就不能真誠一點兒嗎?

顏緒的話,直接就將眾人的遮羞布都給掀開了,相當於讓他們公開處刑。

但他們還冇說話呢,顏緒就先站起來了,“冇彆的事的話,告辭。”

看著顏緒拉著沈玄燭出去,楚天臉色陰沉得幾乎能滴出水來,拳頭緊握。

最後,實在是冇忍住,驀地將一隻狼毫尾扔出去。

毛筆雖然是毛筆,但這上方承載了楚天憤怒的一擊,若是尋常人躲閃不及,被貫穿也是再正常不過的。

然而,毛筆還冇來到顏緒身邊,忽然就像是撞到了一堵牆,停下來了。

然後,毛筆之上所有力量都在瞬間被卸了。

驀地掉落在地上。

沈玄燭緩緩扭頭看過去,清冷的眸子微掀。

他微微動了動手指,狼毫筆便瞬間化作齏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更新,第220章 忍者神龜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