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顏緒真的不知道這件事情。

之前蔓蔓也冇有跟她說過。

蔓蔓看著顏緒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是冇有說過這件事情了。

蔓蔓:“……”

“不過主人你放心,咱們也冇說什麼不能說的話不是嗎?”

應該吧。

顏緒沉默了須臾,說道:“沒關係了,反正也冇什麼不能讓人知道的。”

至於自己的身份,也不是不能讓他們知道的。

隻是覺得被知道了之後會有些麻煩而已。

隻要先彆讓顏君羨知道就好了。

顏緒也不知道自己能在顏君羨麵前裝多久。

也幸虧原主和顏君羨已經好多年冇見了,所以自己不管性格怎麼樣,都可以說成是那幾年裡發生了變化。

“沈玄燭知道了也冇事的,隻要他不告訴哥哥就好了。”

原主身死的事情一旦告訴顏君羨,顏君羨會怎麼樣,顏緒也不知道。

顏緒是挺喜歡這個哥哥的,所以也不想將這件事情告訴他,以免發生什麼不可逆的事情來。

蔓蔓點了點頭,“幸好顏君羨也聽到我們的對話。不過,這世界上應該也冇有這麼多奇葩,連蔓蔓的話都聽得懂。”

“天賦吧,玄燭看著就挺聰明的。”顏緒說道。

蔓蔓咂咂嘴,確實是挺聰明的,還挺狡猾。

在兩人的閒聊中,她們來到了山腳下,看到了烏泱泱的人群。

百小宗坐落在一條很長的山脈之上,每個宗門都占據了幾座山頭,間隔也很遠。

所以,百小宗的占地麵積極大,幾乎和一百座城池差不錯了。

“隻能挑選三個宗門加入誒,你們準備加入哪裡?”有修煉者問向自己的朋友。

“當然是要進最有機會進入三大宗門的宗門。”

這句像是套娃一樣的話,倒是透露了一個訊息。

百小宗之上,還有三大宗門。

這三大宗門是中界宗門的分宗,也是下界修煉者前往中界立足最好的方式。

而三大宗門從來不會在外界挑選,他們的弟子都是從百小宗之中直接挑選的。

所以,進入百小宗隻是第一步。

進入百小宗之後,再進入三大宗門,然後前往中界的宗門,這纔是修煉者們的目的。

但凡是修煉者,就極少有隻想蝸居在下界的。

誰不想往上衝?

往中界、上界,然後往那個更高的地方衝。

很多人不衝,是因為實力的確不夠,去了也白搭。

蔓蔓和顏緒交流,“主人,乾坤宗的人在那邊。”

這次他們的確是來乾坤宗的。

來乾坤宗打臉。

要是好玩的話,顏緒或許還會跟其他人一樣進入宗門,然後……

當然,小姑娘也冇打算在這裡耗費太多的時間,所以第一階段就是三個月。

三個月內,搗毀乾坤宗。

和蔓蔓在路上商量這件事情的時候,蔓蔓也很是激動,畢竟聽著就很好玩。

等到乾坤宗收了自家主人進去,就是他們應該後悔的時候了。

四周人山人海,大部分人都是來參加選拔之前就已經有了心儀的宗門,但是有些人是既來之,則安之,隨緣選擇。

相比於大家臉上的緊張、激動,麵無表情的小姑娘倒是吸引人注意。

許多人都忍不住往顏緒身上看去。

十六七歲的年齡,是這裡大部分修煉者的平均年齡,畢竟十八歲以前,是進入宗門最好的年齡,也是最容易修改作戰習慣、學習新知識的年齡。

“我竟然看不出來這少年的修為。”

“我也看不出來。”

“是因為修為比我們高?還是用了什麼法子掩飾修為?”

“修為比我們這麼多人都高的可能性太小了,應該是後者吧。”

是的,小姑娘易容成了小少年的模樣。

易容丹是顏緒自己煉製出來的,現在的顏緒任誰看了都不會覺得她是個姑娘。

“主人,乾坤宗那裡有個人,好熟悉呀!”

顏緒無視四周人的交談聲,朝著乾坤宗走去的時候,蔓蔓忽然發現了什麼。

順著蔓蔓說的方向看過去。

顏緒果然就看到了一個少年。

他的臉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幾道疤痕,整個人都帶著一股戾氣,站在那兒,四周的人都不自覺離他遠一些。

因此,在少年四周,形成了一個開闊的圈。

“叫什麼來著。”顏緒絞儘腦汁想了一會兒,纔想起來這個少年的名字,“秦妄。”

之前在七星閣顏緒幫了一下,後來還約著打了一架的少年。

顏緒還記得少年和他的爺爺被閆家稱作“叛徒”。

“怎麼感覺他身上的戾氣好重啊。”蔓蔓情不自禁地說道,“之前雖然也有戾氣,但也冇到這種程度呀。”

說實話,蔓蔓還冇見過哪個人類身上帶著這麼重的戾氣的。

秦妄倒是第一個了。

顏緒點了點頭。

的確,這少年身上的戾氣太重,很容易就會成為他的負累。

若是一直這樣下去,他整個人都會被毀了的。

顏緒眉頭挑了挑,然後走了過去。

剛靠近秦妄,秦妄便有所察覺,驀地扭過頭來,眼神冷冰冰地落在了小姑娘身上。

不僅僅是冷冰冰的,還帶著殺意。

“你的戾氣太重了。”顏緒緩緩開口。

四周人頓時好奇地看向了這個穿著黑色勁裝的少年。

畢竟秦妄站在這裡等著乾坤宗弟子選拔開始有一陣子了,大家都自覺地遠離這人,就是覺得他有點兒可怕。

可現在這少年不僅靠近,還主動跟他說話,確實是挺大膽的。

秦妄麵無表情,但是戾氣更重了一些。

他的視線在顏緒身上落了幾秒,然後掃了一圈四周看熱鬨的人。

四周的修煉者立馬收回眼神,也不好奇了,免得惹禍上身。

秦妄一看就是很不好惹的那種類型。

至少是看一眼都讓人覺得又被野獸盯上的感覺。

所有,就算有人想組成小團隊,但也冇有人去跟秦妄交談。

“弱者唯有學會收斂情緒,才能走得更遠。”顏緒又開口了。

她看出來秦妄的狀態的確很不正常。

估計是之前經曆了什麼,不然正常人的戾氣怎麼會這麼重。

“與你何乾?”秦妄開口了,嗓音壓抑,卻還是透著絲絲殺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