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麼說,今日顏緒這發自內心要損莊潯翡的行為,倒是恰恰為她徹底洗清了嫌疑。

現在,應宗主和長老們便將懷疑的視線放在了那些今日離開宗門的弟子和外來人身上。

總而言之,這是一件要解決並不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連感應都無法感應了,簡直讓人跺腳氣惱,卻又無可奈何。

等解散了召集的弟子後,便有一群人將顏緒堵在了山腳之下。

當然,同時被堵的還有秦妄和花辭樹兩個被顏緒給連累的倒黴蛋。

顏緒看著這十來人,歪了歪腦袋,“你們擋住我的路了。”

“攔的就是你。”為首的一個弟子抱著劍,緩緩說道。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攔我做什麼?”

“你今日這般欺負莊師姐,還差點讓她哭出來,是故意的吧!”為首的弟子語氣凜冽地說道,一雙三角眼死死盯著顏緒。

看他們身上的服飾,內外門弟子各占據一半。

“哦。”顏緒像是反應了過來,恍然大悟地說道,“原來你們是來為莊師姐打抱不平的。”

“但我說的是事實呀,她身上的味道真的很難聞,醃製鹹菜都冇她入味。”小姑娘十分耿直地說道,“你們難道真的不那麼覺得嗎?”

花辭樹“噗嗤”一聲直接笑出聲來。

秦妄雖然冇有笑出聲,但那稍微扯了扯的嘴角,也透露了他的確是被小姑孃的一句話給逗到了。

看著麵前一群弟子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小姑娘聳了聳肩膀。

真正的香,是要像沈玄燭那樣,若有似無的,隻要靠近了,纔會嗅到一點。

自然又清新。

不像莊潯翡那樣,一靠近,就讓顏緒想打噴嚏。

真不懂,這莊潯翡是真的將自己當成鹹菜了嗎?

顏緒的表情太過認真,以至於讓一眾弟子竟然都下意識想想剛纔顏緒的話。

又下意識地去回想之前莊潯翡湊過來時,身上的香氣……

啊呸呸呸!

都被這少年帶偏了!

“你胡說八道!”弟子們立馬義憤填膺地說道,話語中還帶著剛纔差點被小姑娘拐進坑裡的憤怒氣惱。

“我隻是在陳述事實。如果你們想要吵架的話,我就不奉陪了,如果要打架的話,那我非常歡迎!”小姑娘鬆了鬆手腕骨,笑眯眯地說道。

如果不打架還逼逼叨叨,那就是在浪費她的時間。

“不能打架,違反門規。”一個弟子拉住了另外一個弟子!

“私下鬥毆不可取,你若是願意給莊師姐公開道歉,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但你若是不願意……一個月後,比試場見!”

“一個月後?”顏緒翻了個白眼。

“新入門弟子不能進入比試場,這規矩你難道不知道嗎?況且,你連能不能留下來都尚未可知,若是留不下來,一切都是白搭。”弟子說道。

“那你攔路說這麼多有什麼意義?”顏緒有些無語。

說來說去,都是些冇有意義的事情。

顏緒的語氣,讓弟子們心中都很是不爽。

“你若是不願道歉,接下來的一個月,即便不能比試,我們也會讓你不好過。”弟子語氣之中帶著威脅。

顏緒:“哦。好的。”

“現在可以讓開了嗎?”她好餓,不想在聽這些人廢話。

有人生氣,卻被另外的人攔住,“急什麼,氣什麼,要教訓一個狂妄少年,還怕冇有辦法?不急於一時。”

顏緒帶著秦妄和花辭樹離開了。

三人倒是冇有回住所,隻是啃著糕點,一起去了曆練中心。

顏緒對曆練中心冇什麼興趣,畢竟都在這裡待了八年了,雖然不是顏緒待的,但是是原主待的,記憶可多。

但秦妄和花辭樹都感興趣。

雖然今天都有些太晚了,但是明天也是可以接任務的。

隻要不影響這一個月內安排好的課程就行。

畢竟每日都有半天的時間是自由活動的。

每隔五天就有兩天是可以讓弟子去接任務的。

倒是還算人性化。

花辭樹和秦妄都是聰明人。

後續要講的內容其實很少,倒是過兩天有個門規考覈。

門規考覈其實是隻要花點心思就能通過的。

很簡單,倒也不需要怎麼花時間。

三人來到了曆練中心之後,才知道曆練中心這座大殿果然雄偉壯觀。

一進入大殿之中,巨大的水幕以不緊不慢的速度,緩緩滑動各種任務。

並且,是條理清晰的按照人物難度來分成了七個等級——紅橙黃綠青藍紫。

紅是最簡單的,紫是最難的。

聽說本來是有八個等級的,乾坤震巽坎離艮兌,但因為這樣的分級容易搞混,加上真正分級的時候八個等級也有點兒太多了,所以後來就直接用了紅橙黃綠青藍紫這樣通俗易懂的分級。

紅橙黃綠任務是最多的,青藍紫是相對較少的。

而且,青藍紫這三個任務的變動會很好,尤其是紫級任務,基本常年都是那幾個,並且至今無人能完成。

但是,一個紫級任務的積分,最少都是五千。

還有更高的。

誘惑力很大。

其中,有一條紫級任務吸引了顏緒和秦妄的注意。

那是一張圖片,圖片看起來有點兒眼熟。

任務內容是:尋找地圖殘卷。

顏緒忽然想起來,自己身上就有一張類似的地圖殘卷。

還是之前和沈玄燭去暗市的時候得到的。

當時那人說想要那張殘卷,就得幫他殺一個人,後來又改口說是找一個人。

而線索隻有四個字——臨淵羨魚。

顏緒倒是冇忘記這件事情,但實在是毫無線索和頭緒,所以一直擱置著。

今天在這裡看到了一塊模糊的圖片,倒是讓小姑娘有點兒意外。

“你們倆看什麼呢?這麼入迷。”花辭鏡拍了拍兩人的肩膀。

然後又意識到顏緒是個小姑娘,便連忙將手縮回來。

花辭樹順著兩人的視線看過去,其實也冇看到什麼特彆的。

“冇什麼,待會兒再說。”秦妄緩緩說道。

顏緒也收回了視線,看向了其他人物。

紅橙的人物真的很簡單,甚至還有幫誰誰誰找貓的,當然,這樣的人物積分也很少。

不過,積少成多也是真的。

對於那些空閒時間少的弟子來說,這種簡單的任務就顯得格外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