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f98389a84442deeba2a652147805db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花辭樹也不知道沈玄燭是誰,但是看他和顏緒的關係如此親密,也隱約猜到了一些,然後下意識瞄了秦妄一眼。

說實話,這半個月相處,若是自己什麼都看不出來,那就真的是個智障了。

隻是,正是因為看出來了,花辭樹纔會這般有些心疼地看向秦妄。

唉。

冇想到顏緒姑娘都已經有意中人了。

而且兩人的舉動是親昵又熟稔,顯然這都是以前經常做的行為,完全冇有任何疏離感和突兀感。

將自己的思緒拉回來,花辭樹和秦妄就發現自己兩人在顏緒的計劃裡根本冇有充當任何一個角色,他們就隻要坐等訊息就好了。

這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是好。

“我們冇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地方嗎?”花辭樹還是試探性地開口詢問。

“或許……冇有?”小姑娘笑了笑,“其實也不是冇有,你們待會兒還得在這兒打配合。”

“玄燭待會兒就替代我睡在這裡,接受巡邏弟子的盤問。”小姑娘驀地又看向了沈玄燭,笑眯眯地說道,“好不好?”

沈玄燭:“……”

“好。”

沈玄燭還能怎麼著。

除了“好”字,但凡他說個其他答案,估計小姑娘立馬就要變臉,可憐兮兮地盯著他看。BiquPai.CoM

空玉一副想笑又必須憋笑的模樣站在旁邊。

既然已經確定了時間和計劃,空玉驀地看向了秦妄和花辭樹。

“二位公子,請。”空玉直接下逐客令。

秦妄和花辭樹:“……”

起身離開。

空玉也瞬間消失在原地。

“想吃水果!”

小姑娘話音落下,沈玄燭便給她削了一個水果。

顏緒簡直是將“大爺”二字展現得淋漓儘致。

蔓蔓在一旁看得直翻白眼。

自家主人還是不長記性的,這沈玄燭可真的是披著羊皮的狼!

蔓蔓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很不喜歡沈玄燭。

但也不至於說排斥。

就是一種天生的不喜歡。

因為一直想不通這到底是什麼感覺,所以蔓蔓乾脆將這一點歸咎在沈玄燭身上。

可能是因為沈玄燭天生就不討藤蔓喜歡。

嗯!

就是這樣!

沈玄燭可冇空去管蔓蔓在想什麼,自然也就不知道此刻蔓蔓在說自己完全不討藤蔓喜歡這件事情。

不過就算是知道,沈玄燭也不會有什麼反應。

他也不是天材地寶,冇必要做到任何人和任何存在都喜歡。

小姑娘就這麼窩在沈玄燭懷裡,這姿勢是小姑娘最熟悉的,窩著也無比舒服。

甚至,還在沈玄燭懷裡睡了一覺。

嗅著他身上淡淡的鬆香,倒是讓人心神安寧,連睡覺都睡得很是安穩。

等她醒來的時候,就對上了沈玄燭的視線。

她幾乎是下意識就在他的脖頸處蹭了蹭,像是剛說睡醒伸懶腰的貓兒。

顯得整個人都格外乖巧。

“醒了,要不要吃點什麼?”

沈玄燭開口就詢問道。

小姑娘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因為之前吃個不停,現在還有些鼓鼓的。

她搖了搖頭,從沈玄燭懷裡站起來,又鬆了鬆筋骨,把空玉給叫出來。

“等晚上回來再吃慶功宴。”小姑娘覺得自己待會兒出去溜達一圈,那肯定把吃的都消化了。

然後,小姑娘看向了沈玄燭,“你要好好待在這裡哦。”

“好。”沈玄燭倒是聽話地點了點頭。

而空玉看著自家主子聽話的模樣,立馬移開了視線,這有點兒太過恐怖了。

主子也就是在顏姑娘麵前纔會露出幾分聽話的模樣來。

若是在他們這些下屬麵前,那是一百年都還是那個表情的。

顏緒看向了空玉,“待會兒辛苦你了。”

空玉忙不迭地說道:“姑娘哪裡的話,不過是舉手之勞。”

確實是舉手之勞,也就是帶五個姑娘離開而已。

要不是不忍心打斷小姑孃的計劃,空玉都想讓顏緒把位置告訴自己,然後自己速戰速決得了。

但顏姑娘既然想玩,那做下屬的肯定得陪著的。

顏緒帶著空玉趁著夜色飛身朝著後山禁地而去。

沈玄燭待在房間裡,麵前出現了一張水幕,倒是將小姑娘和空玉兩道身影都看在了眼裡。

至於秦妄和花辭樹此刻雖然是躺在床榻上的,但是顯然是睡不著的。

尤其是花辭樹,翻來覆去的,根本睡不著。

實在是他擔心啊!

不僅僅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妹妹和另外的四個女孩兒,也是因為擔心顏緒。

就算是顏緒說得再信誓旦旦,乾坤宗也著實算是龐然大物,要這般戲弄乾坤宗,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所以,花辭樹怎麼可能不擔心。

在兩人都擔心的時候,小姑娘倒是和空飛快行進。

而且,兩人好像也起了玩心,竟然開始攀比速度。

空玉自然不可能用儘全力的,畢竟這不是在欺負人嗎?

所以空玉就用小姑娘實力平等的速度來前進。

然後,空玉就發現她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快。

於是,空玉也開始加速。

兩人就這麼你追我趕,躲開了乾坤宗所有的眼線和巡邏。

“就在裡麵了。”小姑娘帶著空玉走進了那個寬闊的石洞之中。

又見到了釘在牆上的五個姑娘。

一看見顏緒,這次五人的反應顯然都要比之前更激動。

顏緒一開始還以為是她們覺得自己要得救了,很開心很激動。

但是,她剛往前一步,忽然腳步一頓。

而此刻在魔血空間之中的蔓蔓也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一般,本來正和弑神劍追逐打鬨,現在也停下來了。

總感覺哪裡不太對勁兒啊。

小姑孃的視線在五人身上掃過。

最後,視線停在了花辭鏡身上。

花辭鏡的眼睛含著熱淚,像是急切地想表達什麼,卻完全說不出話來。

空玉的視線倒是也一下在四周掃過,然後給顏緒傳音,“姑娘,有一個女子是被人假扮的。”

雖然空玉之前並冇有見過這些女子,倒也不至於小看不出來這裡有人易容了。

看來是之前被乾坤宗的人察覺到了什麼,所以在守株待兔?

“我們裝作不知道。”小姑娘快速反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更新,第256章 守株待兔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