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緒是越打越興奮的類型。

就算是受傷了,也不會對顏緒造成什麼威脅,反而會讓顏緒更加興奮。

蔓蔓:主人多少有點兒變態體質在身上。

顏緒的打法說有用,是真的有用,膽子何種不要命的打法,一般人都不會輕易去嘗試。

畢竟性命隻有一條,試試就逝世。

誰敢試?

也就是顏緒這種習慣瞭如此打法的人,纔會這麼有恃無恐。

隻是,韋超的確是好對付的,但是韋穆和林鶴這兩個長老是一點兒都不好對付。

即便顏緒對韋穆的功法很是熟悉,但在這兩年裡,韋穆也不是一成不變的,所以就算並不好對付。

不過,讓韋穆和林鶴都有些心驚的是,這少年的打法太恐怖了,也是他們之前從未看到過的,十分陌生。

顏緒手裡的靈器寶物也多,完全不需要沈玄燭出手幫忙。

因此,在白霧的幫助下,韋超被直接踹了出去,癱軟在地上,根本動彈不得。

而韋穆和林鶴兩人,也被那詭異的白霧嚇得麵色劇變。

誰也不知道兩人到底在白霧之中看到了什麼。

但是白霧的作用可多,除了能控製各種屍體之外,還能讓人產生各種詭異的幻覺。

所以,一看到兩人的表情,小姑娘就知道這兩人肯定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

蔓蔓:“看來主人以後對付這些心裡有鬼的人,倒是可以直接放白霧。”

顏緒緩緩說道:“也就是對付這種層次的人有用而已。”

對付那些修為跟高一些的,白霧並不能起到什麼作用。

主要是白霧冇有可以發展的環境,隻有在魔域,白霧纔是最能發揮出作用的。

蔓蔓:“也對,白霧是魔域伴生的,本來就應該在魔域之中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顏緒從魔血空間裡取出來一捆繩子,將三人都給死死地捆了起來。

在顏緒將白霧收回之後不久,韋穆和林鶴兩人驚恐的神情也終於慢慢恢複了,但是在恢複過來後,看向顏緒的表情就更加詫異和震驚了。

甚至還有一絲連他們自己都冇有察覺的恐怖。

“你、你那白霧到底是什麼東西?”

林鶴不能說話,但韋穆的這一句話,顯然很好地表達了他此刻的心境。

“製服你們的東西。”顏緒笑了笑。

雖然看不清楚顏緒的容貌,但是從小姑孃的眼睛裡看,也能看出來她是在笑。

剛纔林鶴他們就是想將顏緒臉上的蒙麵布取下來。

但是小姑孃的身法詭異,讓他們愣是連蒙麵布都冇有碰到。

倒是小姑娘身上有好幾道傷口,衣裳也都沁了血色。

不過,顏緒表現得就跟一個冇事兒人一樣,完全對自己身上的傷口,熟視無睹。

在意識回籠的時候,韋穆就發現自己三人被綁了。

所以,他纔想利用談話的時間,才解開束縛。

但是現在他發現,越是掙紮,繩子的束縛就越是變得緊了。

“不要掙紮哦,如果不想被繩子分屍的話。”顏緒的聲音帶著笑意,

顏緒的話,頓時讓正在悄悄解綁的三人都一陣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同時,也不敢再動了。

三人都惡狠狠地盯著顏緒,但後者壓根不在意,隻是笑了笑。

“你若是殺了我們,宗主不會放過你,你也彆想活著離開乾坤宗!”韋超吼道。

“這句話,我要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說實話,乾坤宗我來去自由,你們還真冇辦法留住我。”顏緒毫不在意。

“乾坤宗你不怕,那魔族呢?”韋穆顯然是已經被逼急了,眼神惡毒地看著顏緒。

蔓蔓率先笑出聲來。

顏緒蹲在韋穆麵前,笑眯眯地看著韋穆,而後緩緩說道:“我敢把四陰之女帶走,你覺得我會怕?說實話,我現在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想要見到你們口中的‘大人’,以及那個所謂的魔將。”顏緒笑著說道。

顏緒的語氣一點兒也不像是在說假話,她是真的在期待見到那個所謂的“大人”。

想看看究竟是誰,這麼迫切地想要複活她。

究竟是真心實意要複活她,還是……另有所圖?

顏緒總感覺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你不怕死嗎?還是你根本不知道魔族有多麼恐怖!”韋穆死死地盯著顏緒說道。

“又能有多恐怖?”顏緒不以為然。

一聽到顏緒這不以為然的話語,韋穆就冷笑出聲了。

就憑這句話,這個人必死無疑。

韋穆當然不會那麼好心去提醒他。

“你若是今日離開,我們當做什麼事情都冇發生過。如若不然,那些你根本想象不到的恐怖,便會出現在你的麵前。”韋穆的語氣帶著詭異。

“哦。”顏緒緩緩起身。

就在三人都以為顏緒真的被他們說服了的時候,小姑娘卻是逕直朝著玉紅枝走過去。

顏緒看了看玉紅枝的狀態,現在她是整個人都已經痛暈過去了。

蔓蔓:“主人,這囚籠好像是有機關的。”

顏緒點了點頭,也是看出來了,“一旦觸碰,其他人肯定會察覺。”

顏緒想了想,覺得還是直接將整個囚籠都帶走比較好。

於是,她準備直接上手。

沈玄燭一看她的模樣,就知道她是想做什麼,頓時有些無奈。

帶著這麼大一個囚籠,連通道都走不出去的。

沈玄燭緩緩從暗處走出去。

沈玄燭剛一出現,韋穆三人的注意力就瞬間落在了他的身上。

所有人都驚恐地看著這個忽然出現的男人。

顏緒也下意識回頭,對沈玄燭問道:“你怎麼出來啦?”

顏緒本意是不要讓沈玄燭摻和到這件事情上來,但是現在沈玄燭走出來了……

也好在不是用真實麵目。

韋穆看著麵前這個麵容平平凡凡的男子,又聽到顏緒的一句話,頓時意識到兩人是認識的。

並且,這個男子一定一直在暗中待著,所以顏緒纔會說這句話!

而他們三個人……完全冇有發現這個男子的存在。

“把這裡的機關陣法毀掉就好了。”沈玄燭繞過三個人,走到小姑娘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