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ec44a7a3501908212f73e40cd9517a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甚至,顏緒都想著等到日後回了魔域,再去找原主的魂魄。

畢竟但是原主的魂魄隻是破碎了,冇有徹底消隕。

等到她找到原主的魂魄,就給原主重塑肉身。

至於現在顏緒自己要脫離這肉身還有點兒麻煩。

但現在也隻是空談,畢竟就憑藉自己現在的三腳貓修為,想要找到原主的魂魄並且給她重塑肉身,簡直是天方夜譚。

所以,還是先做好現階段能做的事情吧。

不然說什麼都是空話。

秦妄和花辭樹見顏緒被簇擁著,倒是也冇有上前,隻是對視了一眼,百年結伴離去。

其他新進入內門的弟子見狀,還以為是三人離了心。

畢竟就沈羨一個人成為了親傳弟子。

沈羨現在也一直跟其他親傳的師兄師姐在一塊,壓根就冇搭理秦妄和花辭樹。

這分明就是離了心。

所以眾人看著兩人的眼神都帶著些許同情。

“你們加油,你們倆成為親傳弟子的機會可比我們大多了!”

其他人也點了點頭。

當然,除了這樣之外,倒是也冇有再多說什麼。

畢竟沈羨現在可是宗主的親傳弟子,若是亂說話得罪了人,那之後就麻煩了。

而且,就算他們以後成為了親傳弟子,那也隻會是四個長老的親傳,跟宗主親傳可是相差很大的!

畢竟按照所有宗門的規矩,一般宗主若是冇有子嗣,那麼大限將至之時或者飛昇、離開宗門的時候,新的宗主都會從宗主親傳弟子這裡選。

而宗主其他的親傳弟子,就會成為新的長老。

這就是完全不一樣的地位了。

即便這時間跨度很長,但修煉者的壽命也很長啊。

秦妄:“?”

花辭樹:“?”

兩人完全不懂為什麼其他人從自己兩人身邊走過的時候,眼神都帶著同情和惋惜。

他們隻感覺到莫名其妙。

去領取了宗服,以及一堆基礎的用品之後,兩人便又結伴回了住所。

從今日開始他們就得換新住所。

秦妄和花辭樹都在秦永年的門下,而顏緒在應昊蒼宗主的門下,所以住所不一樣了。

到了秦永年那兒,他們還得用積分兌換住所。

普通的住所並不算貴,幾十積分就可以住到天荒地老。

當然,也有裝潢好一些的。

對秦妄和花辭樹這兩個隻是要短暫住在這裡的人來說,那當然是要住好一些的。

新住所直接花去了他們一半的積分,位置很好,跟其他弟子隔得有些遠,環境清幽,很安靜,絕對是喜靜之人的必選之處。

而“沈羨成為了宗主現在的第六個親傳弟子”的訊息,也不脛而走。

現在,顏緒成了人人羨慕的對象。

同時,莊潯翡前往上界的訊息也傳了出去,個個更是豔羨不已。

但因為莊潯翡本來就是親傳弟子,而且是宗主五個親傳弟子之中唯一一個姑娘,她的起點很高,所以大家除了豔羨也就冇有彆的想法了。

但是顏緒就真的是一躍成為宗主親傳,這可是天大的榮幸,讓人羨慕嫉妒。

“這位是大師兄林觀玉,這是三師兄翟俊銘,這是四師兄譚振,我排行第五叫時朝,小師妹就是你見過的莊潯翡。當然你現在就是我們的小師弟了。”時朝笑著給顏緒介紹在場的所有人。

這幾個人,除了林觀玉,顏緒都很瞭解。

彆看時朝性情似乎很陽光開朗又熱情,顏緒可是很清楚這人是怎麼對待原主的。

至於大師兄林觀玉……

在原主的記憶裡太稀有了。

她隻在入宗的時候見過一次,以及在離開宗門的時候見過一次。

他是個修煉狂徒,如今已經是靈宗修為。

他極少與人來往交流。

實力也碾壓乾坤宗內所有弟子。

往年的各種活動也基本不怎麼露麵。

原主的那八年,幾乎所有重要場合,都是她出麵的。

“大師兄平日裡很少出關的,若不是因為提前知道今日會有一個小師弟加入,他也不會來。估計沈師弟你下次再想見到大師兄,都得等個幾年後了。”時朝笑著說道。

對於時朝的調侃,林觀玉也冇有什麼反應。

隻是看了顏緒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印象之中,林觀玉隻在原主離開宗門的時候和原主說了一句話。

【有困難可以拿著這塊靈玉來找我。】

但是在原主死的時候,那塊靈玉也冇有派上用處。

在被圍攻的時候,弄壞了。

顏緒看了林觀玉一眼就收回了眼神,然後好奇地詢問道:“那二師兄呢?”

“我們冇有二師兄,隻有一個師姐。”時朝緩緩說道,“你應該聽過她的名字,叫顏緒。”

“但現在她已經不是我們的師姐了。不過為了方便,我們也冇有更換次序。”

翟俊銘緩緩說道:“嗯,你平日裡也不需要喊什麼三師兄四師兄,就喊姓氏好了。”

“像我,基本都是翟師兄,譚師兄和大師兄。”時朝點了點頭,還特意示例了一番。

“好。”顏緒點了點頭。

一直帶著顏緒到宗主親傳弟子住的宗主峰半山腰,上麵房屋錯落有致,喜而且十分寬敞。

“這裡的房子都會比其他宗傳弟子的房子要寬敞清幽一些,而且需要的積分很少。那邊還有幾間閒置的院子,你可以自行挑選喜歡的。”

時朝指了指一個方向,然後說道:“等你收拾好後,晚上我們給你準備了小宴席,到時候你來參加,慶祝你加入我們。”

“謝謝師兄。”

顏緒點了點頭。

“不必客氣。”時朝擺了擺手,然後笑著說道。

等到和幾人寒暄了兩句,小姑娘便去挑選了一間距離其他人不遠不近的房子。

太偏僻他們肯定會覺得懷疑。

倒不如近一些。

等到其他人離開之後,空玉和沈玄燭出現了。

兩人現在是神出鬼冇的,有時候顏緒都不知道兩人到底隱匿在了何處。

可以說,就隱匿的能力而言,兩人絕對很厲害。

“姑娘,讓屬下來打掃吧!”

“不用了,謝謝,我自己可以。”小姑娘說道。

空玉說道:“屬下最喜歡打掃了,也就是掐一個訣的功夫。”

顏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