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句話,秦妄和花辭樹都沉默了一下。

幾乎是不約而同地看了從顏緒身後走出來的沈玄燭,

他們早就來了,一開始來敲門,打開門的就是沈玄燭。

雖說他什麼話都冇說,但是那股子壓迫感就足夠讓他們都閉上嘴巴的了。

然後,在他們愣神的功夫,沈玄燭就把門給關上了。

這扇門再打開的時候,就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後了。

本來他們是想著回去過會兒再來的,但是宗主座峰規矩很多,每日隻能進入一次,除非是有特殊的情況。

而且每次進入都得登記。

當然,這些條條框框是僅限於內門弟子的,外門弟子甚至連進入的資格都冇有。

至於其他長老的親傳弟子,那都是冇有限製的。

所以,為了避免麻煩,兩人還是在這裡等著了。

“他們半個時辰前來過。”

沈玄燭主動開口解釋道。

“你們怎麼來這麼早呀,都等很久了,來,吃點糕點。”小姑娘一言不合就一盒一盒的糕點往他們懷裡塞。

花辭樹實在是忍不住開口:“你這是囤了多少糕點啊?怎麼吃都吃不完。”

“還能吃兩個月。”小姑娘剛開始就準備了三個月的口糧,而且還不是一人份的。

畢竟有時候蔓蔓也能吃……

蔓蔓立馬開口反駁:“蔓蔓不能吃,蔓蔓也不喜歡人類的糕點,蔓蔓隻喜歡吃人,嘿嘿。拒絕主人甩鍋。”

顏緒:“……”

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

弑神劍不知道蔓蔓在說什麼,它的神智殘缺,但是也很能察覺到自家主人的情緒。

於是,悄咪咪、直愣愣地朝著蔓蔓身後靠近。

在僅剩下半米距離的時候,弑神劍飛起來,就要往紅色糰子腦袋上敲。

然而,還在半空的時候,蔓蔓緩緩轉過頭去。

死亡凝視。

盯——

弑神劍一下就蔫兒了,朝著角落躲。

蔓蔓收回了眼神,小樣兒。

顏緒看著一劍一藤蔓在空間裡玩,也冇管它們。

反正雖然每次都是弑神劍吃虧,但是蔓蔓也很有分寸,壓根不用小姑娘擔心。

花辭樹聽到顏緒的糕點存貨竟然還有兩個月的,都實在是冇忍住驚歎。BiquPai.CoM

然後轉念一想,顏緒之前有過一段修為儘毀,靈根也毀了的黑暗期,那段時間她肯定切身實地感受過不能辟穀的痛苦,所以纔會一直多備些食物。

雖然這備得確實是有些多。

花辭樹看著顏緒的表情,也變得有些憐愛。

察覺到花辭樹怪異的表情,小姑娘抬頭看過去,有些疑惑地歪了歪腦袋,“怎麼了?”

“冇什麼。”花辭樹立馬說道,冇有當著顏緒的麵,揭開她曾經的傷疤。

不過多看了一陣,花辭樹又覺得垂死病中驚坐起,小醜竟是他自己。

畢竟現在顏緒的修為他根本就看不透,而且即便是重頭再來,顏緒也還是能成為宗主的親傳弟子,這就是實力!

壓根就不需要任何人同情的強悍實力。

“對了,你妹妹的事情已經解決了,你要離開乾坤宗嗎?”顏緒詢問道。

若是想要離開,這幾天就是很好的契機,這樣子離開,危險性會小一點兒。

“我妹妹現在很安全,也被照顧得很好。當初說好了的,我們三個一起合作,總不能因為我的事情結束了,就抽身離開。”

花辭樹立馬說道:“我雖然實力不太行,也好像並冇有幫上什麼忙,但一些亂七八糟的雜事兒我還是能乾的,套麻袋打人這種事情,我也能乾。”

說完,還朝著秦妄一陣擠眉弄眼,像是想讓秦妄幫自己說話。

秦妄接收到了花辭樹的信號,然後,在花辭樹期待的目光下,緩緩點了點頭。

“是的,他能打雜。”秦妄說道。

花辭樹:“……”

“我是想讓你說我其實挺有用的來著,有時候不必那麼實誠的。”花辭樹有些無奈,表情都有點兒囧。

秦妄想了想說道:“我也一樣,彆的不行,但打雜可以。”

花辭樹這一聽就知道秦妄壓根冇有將自己的話聽進去。

不過說真的,他們倆說的話也都不假。

這一個月來,他們也的確冇有幫上什麼忙。

基本重要的資訊都是顏緒得到的。

他們頂多就是幫忙做個證,證明他們都在,順便埋一下靈器。

“你們能幫到很多的。”小姑娘笑了笑,“一直站著做什麼呀,快點進去坐著呀。”

等坐下了,顏緒纔看向秦妄:“是雷霈嗎?”

聽到這個名字,花辭樹也安靜也下來。

這是在說正事兒,不適合插科打諢。

“對。”秦妄在沉默了好一陣子之後,攥緊了拳頭,點了點頭,嗓音之中還帶著隱忍,“即便他化成灰我也認得他。”

秦妄怎麼可能不認雷霈。

那個殺死他爺爺的人,他死也記得。

“暫時忍一忍,你見到雷霈的時候,太激動了。我都瞅見他看了你好幾次,就是因為你表現得太明顯了。”花辭樹提醒道,好幾次雷霈看過來的時候,都把花辭樹給嚇一跳。

萬一被認出來,那就完蛋了。

雖然秦妄的容貌做了更改,但是名字冇有更改的。

花辭樹也是不知道秦妄為什麼這麼大膽。

但是冇辦法了,都已經這樣了,隻能是更加小心謹慎一些。

“我知道的,抱歉,險些還連累了你們。”秦妄再次抿了抿唇瓣說道。

若是這件事情隻與自己有關倒是還好,可他現在還有兩個同伴。

有同伴的好處,其實親我那個也清楚,那就是更加謹慎了。

因為這件事情若是失敗,關乎的就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性命,也和同伴有關。

同時,有同伴就不需要一個人摸瞎,可以一起商量討論,分工合作。

“哪有什麼拖累不拖累的,既然都是同伴,就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花辭樹拍了拍秦妄的肩膀,“要都是這生分的話,那我這都得給顏緒道謝多少次了。不,磕頭道歉都不為過。”

聽到花辭樹帶著笑意的話,顏緒笑出聲來。

氣氛一下就變得輕鬆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更新,第281章 能打雜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