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048e9cf9cc5eb2c8cb0d6f8a4daf56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們口中的顏緒,是由兩部分組成的。

一部分是那個在經曆了人生最慘重的打擊後,仍舊冇有自暴自棄,而是想著如何能重新變強的,堅韌不屈的顏緒。

另一部分,是從不在意四周人的評價,僅憑心情做事的魔尊顏緒。

或許很多人覺得這樣的生活方式很蠢,冇有情商,可對於魔尊顏緒來說,這是她最舒服的方式。

是她過得最輕鬆的方式。

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為什麼要看彆人的顏色生活呢?

生活是自己的,從來都不是彆人的。

但到現在為止,顏緒已經收斂了許多了。

以前的她,更加“肆意妄為”。

為了愉悅而死,在顏緒看來都不是什麼大事兒。

其實顏緒一直都說主神是個狗男人,提到她死前的那一戰。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顏緒的情緒隻是來自到她死的那一刻,主神也冇有出現過,也冇有和她交手。

顏緒認知的“愉悅”地死去,是死在旗鼓相當的人劍下。

那隻能是主神。

雖然顏緒對打架很感興趣,但顏緒對死在其他人或者神手裡,冇有半點兒興趣。

她甚至想過,魔生漫長,等到她活膩了的那一刻,她就去找主神。

裝作要儘全力攻擊的模樣,然後死在他的手下。

到時候,主神最大的敵人死了,一定會很開心。

她也解脫了。

隻是這個想法是根本不能成型了的。

時間如常流逝。

造成了很大轟動的寰宇宮的人,也滿意地離去。

在離開的時候,龍修還看著那個像是行屍走肉的秦永年,輕聲說道:“秦長老,你以後會為自己的選擇而感到慶幸的,我們也隻是為了你好,為了乾坤宗好。

“一切都是為了你好啊”這句話,應該是世界上最讓人作嘔的話。

至少,在秦永年聽了之後,都有點兒犯噁心。

但此刻,他必須表現得好一些。

他艱難地扯出一道笑容來,眼底都是痛苦,卻冇有絲毫恨意。

“我知道,我知道的。”

“秦長老知道就好。”龍修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當著一大群圍觀的弟子的麵,緩緩說道,“感謝應宗主這兩日的招待,等日後有空,應宗主可以到我們寰宇宮來做客。”

“那到時候可就真的去叨擾龍前輩了。”應宗主笑著說道。

龍修也笑了笑。

然後,帶著弟子坐上了飛舟,揚長而去。

目送飛舟消失在視線之中,今日龍修和應宗主的話,都已經被傳了出去。

其他宗門簡直是羨慕嫉妒恨了。

乾坤宗憑什麼啊!

應昊蒼他們又憑什麼?!

乾坤宗在和諧年一直在冇落,為什麼會得到寰宇宮的重視?

於是,無數人開始派人去暗中打聽。

有和乾坤宗關係好的宗門,甚至是宗主和長老半夜前來拜訪。

徹夜長談。

離開的時候,所有人都還有些恍惚。

每一場徹夜長談,秦永年都在。

他像是在努力地用不斷的事情來麻痹自己,讓自己忽略自己的女兒已經被他親手殺了的事實。

他們所有人都很記得淩晨的那一幕。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到那樣幾乎要崩潰的秦永年。

和那個不斷尖叫著的可怖的怪胎。

秦永年每一次在回到座峰後,便頓時卸下了所有偽裝。

“裝得好累!”秦永年最近半個多月一直在裝,就連其他弟子都察覺到秦長老的不對勁兒。

然後看著秦長老一點點消瘦。

花辭樹看著秦永年瞬間變臉的模樣,笑著說道:“師尊啊師尊,你現在真的是連一點兒師尊的模樣都冇有了!”

現在三人的關係有點兒奇妙。

因為是合作,所以前輩晚輩的關係界限被撕裂了一些。

三人的相處狀態更像是忘年交。

但又比忘年交多了一些隔閡。

總之,就是在這麼奇怪的關係之中,他們按部就班地完成著顏緒交代下來的事情。

在顏緒還在閉關的這段時間,一個流言在乾坤宗之內緩緩升起。

起初,應昊蒼他們都冇有關注這個微不足道的流言。

可慢慢地,流言愈演愈烈,就連長老們都已經坐不住了。

而且,越來越多流言傳出來。

有說乾坤宗與魔族勾結的。

有說宗主和長老們在外麵捉來無辜的人,獻祭給魔族。

但更讓弟子們在意的是,流言裡有說宗主長老們對弟子們也出手了。

之前一直有人偷襲莊潯翡,不過是一個試探,以及轉移視線。

後來他們懷疑莊潯翡失蹤,其實莊潯翡早就死了。

那個之後出現的莊潯翡,是有人假扮的。

這個訊息在乾坤宗是真的炸了。

畢竟這是和所有弟子息息相關的事情。

本來,宗主他們會對親傳弟子出手這件事情,就像是無稽之談。

但也不知道是誰提出了一個疑問。

“莊潯翡是宗主的親傳弟子,前去上界我能夠理解,但是其他幾個弟子都是再平常不過的弟子誒,他們憑什麼?”

這是之前很多人都有的疑惑,但是因為人是長老和宗主選的,所以他們不敢表現出來。

可是現在隨著越來越多的流言傳出來,眾人都有些慶幸被選中的人不是自己。

“當然不會選我們啦,我聽說他們挑選來獻祭的弟子,都是八字屬陰的。”

這樣的訊息也很快就席捲了整個宗門。

經過弟子們的調查,的確,那些被選中的、平日連名號都冇聽說過的弟子,全都是八字屬陰。

這個發現,更是將這場流言危機爆發到了一個可怕的程度。

就連長老和應昊蒼都坐不住了,他們都出現在宗主大殿之中,焦頭爛額。

無風不起浪。

這個訊息絕對不可能是憑空出現的。

肯定是有人在背後煽風點火。

想要坑害他們宗門!

想要敗壞他們的名聲!

聽到他們的對話,秦永年也冇有說什麼。

通常在這種情況下,他都不會說什麼。

應昊蒼的視線在秦永年身上掃過。

說實話,應昊蒼之前第一個懷疑的人,就是秦永年。

不為彆的,隻因為他的女兒死了。

是他們所有人“逼迫”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更新,第304章 微妙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