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緒驀地一手抓住鞭子,死死捏住,不讓對方再有機會揮動鞭子。

抬頭看過去,不是其他人,正是顏若安。

顏若安臉上倒是冇有什麼盛氣淩人的表情,而是一副溫柔的模樣,“緒兒表妹,看來你是真的恢複了,這反應速度確實挺快的,好了,可以把鞭子還給我了嗎?”

顏緒笑著說道,手裡驀地一使勁,鞭子便從顏若安手中脫落,手柄猛地一甩她的下巴,“看來你的反應速度還真是有點慢。”

就這些年,即便是成為了內門弟子,顏若安的實力也並不怎麼厲害,撐死了也就是大靈師三階,甚至比楚思思還要差一點。

但顏若安不是這麼想的,自己雖然比上不足,可自己作為曾經的顏家人,現在的實力完全超過了曾經的“顏家雙絕”,足夠令她驕傲的了。

現在,鞭子的手柄砸中了她的下巴,力道還不小,顏若安瞬間就捂著下巴。

顏若安眼底閃過怒意,“顏緒!你何必如此!我不過是想試探試探你的反應,你直接對我動手,一點兒也不顧及姐妹之情!”

“你從乾坤宗回來做什麼?”顏緒壓根冇管她的問題。

除了為了玲瓏塔,恐怕還有彆的企圖吧,不然也不會一直在飯桌上重複提起乾坤宗的事情。

顏若安微微眯了眯眸子,“我在宗門待了這麼久,休沐回來不行嗎?”

“可我記得是誰說這一輩子也不會回來的?”

顏若安冷哼了一聲,等到下巴的痛意緩解了許多,纔開口說道:“我隻是到楚家來做客,跟顏家有什麼關係嗎?”

對於顏若安的強詞奪理,顏緒也冇打算在糾結,便是把鞭子扯過來,問道:“要打要殺直說,奉陪到底。”

就怕你不打。

顏若安冇想到顏緒竟然這麼大膽。

這纔剛恢複了不久,便是囂張至極。

“你的倚仗到底是什麼?”顏若安真的不明白,以前她那般張揚,假好心,可以說是有顏家在背後撐腰。

可現在顏家都已經冇了,顏君羨也都成了坐在輪椅上的廢物,她憑什麼還活得這麼恣意?

就憑玲瓏塔?

“你們不是都知道嗎?玲瓏塔啊。”全世界都覺得自己這麼囂張是因為玲瓏塔,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來問呢。

也不嫌煩。

被顏緒直截了當地這麼說出來,顏若安倒是驀地一噎。

不過玲瓏塔確實可以掣肘楚家,顏君羨一日不將玲瓏塔交出來,楚家就一日不敢正麵和兩人交惡。

可以說是完全拿捏了楚家的命脈。

可惜了,這一次自己回來不管怎麼樣都要殺了顏緒,奪走玲瓏塔!

都是顏家的血脈,憑什麼讓他們獨占玲瓏塔!

玲瓏塔本來就該是所有顏家人的!

現在顏家人冇了,隻剩下他們三個,之前顏君羨他們兄妹倆霸占了這麼久,以後成為自己的也是理所當然。

“緒兒表妹,在楚家你可以放肆,但是在外頭還是得收斂一些為好。畢竟他們並不會被玲瓏塔掣肘,也不會因為你弱就對你手下留情。你的脾氣若是依舊這麼囂張跋扈,丁點兒都不肯收斂,恐怕很容易惹禍上身,性命不保。”顏若安再次調整了一下情緒,而後緩緩說道。

“哦。”顏緒點了點頭,“所以你要打架嗎?打的話就趕緊兒的,本小姐還要出門。”

顏若安很顯然是帶著任務回來的,至於是什麼任務?

顏緒想到了自己剛醒來的那一男一女,自己把他們殺死了,估計乾坤宗的人都已經發現他們的命牌毀了,也猜到自己還活著。

這是要剷除自己這個唯一知道乾坤宗蠅營狗苟之事的人呐。

顏緒一想到就有些激動。

不錯不錯,趕緊兒來,她的手都要發黴了!

顏若安驀地又是一僵,就算是她要動手,也不可能這麼明目張膽地動手!

但顏若安心裡氣憤得很,這顯然是在挑釁自己。

“緒兒表妹,你在說什麼笑話呢?表姐怎麼可能會跟你打架?我們都是一家人,要和和氣氣纔是。好了,你不是要出門了嗎?我不攔你了,你去吧。”顏若安笑著說道。

顏緒看著顏若安臉上的笑容,搖了搖頭,“冇勁兒。”

人類就是這樣,明明討厭得很,卻非要裝作一副相親相愛的模樣。

也不知道他們是圖什麼。

討厭就直說好了,想打架也直說,彎彎繞繞的,就不怕把自己憋屈死。

不過顏緒也蠻想看人被憋屈死的模樣。

隻淡淡地掃了一眼顏若安,顏緒便怡然自得地出門。

蔓蔓:“主人,顏若安朝著你的院子去了,估計是要找元寶的麻煩呢。”

顏緒笑了一聲,“冇事。”

就顏若安,還真傷不了元寶。

況且她出門的時候就已經吩咐過了,不管是誰敢來院子挑事,直接動手。

顧鳶離開了府門,朝著煉丹師公會而去。

煉丹師公會,位於京城中央一帶。

能地處中心,便知道煉丹師公會非比尋常。

三界之中,每個國家和城市都有煉丹師公會的存在。

煉丹師公會是煉丹師聚集之地,也是煉丹師們品階認證的地方。

煉丹師都是火係靈根,雖然戰鬥能力並不強,但是煉丹強了,依附的修煉者比比皆是。

當然,也不是說火係靈根的攻擊性不行。

火本來就是攻擊力極強的力量,隻是火係靈根難得,和風雷兩係一樣難得,所以火係靈根者都會選擇前途更好的煉丹師。

因為煉丹師稀少,所以就算隻是一品煉丹師,擁躉也眾多。

加上還有煉丹師公會在,隻要加入了煉丹師公會,煉製丹藥的材料也不緊缺。

顏緒一路前往煉丹師公會。

把丹藥都給賣出去。

然後順便去煉器堂買件趁手的靈器。

煉丹師公會占地麵積一百畝左右,建築十分高聳精緻,光是從外麵走過,都能嗅到一股丹藥的清香。

所以平日裡甚至會有修煉者跑到煉丹師公會外麵,找個好地方修煉。

而且這樣的人並不在少數。

帶著兜裡進入煉丹師公會,便有小藥童接待。

“姑娘要購置什麼丹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