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吐槽歸吐槽,顏緒總不能逼著彆人把魔骨山脈給改名了。

魔骨山脈的靈氣並不濃鬱,甚至帶了很多的雜質,對於修煉者來說,這顯然不是一個修煉的好地方。

但是對於曆練者來說,此處靈獸群集,山脈深處藥草更是數不勝數,的確算得上是個好地方。

顏緒和沈玄燭並肩進入山脈的密林之中。

四周的樹木、環境都極為相似,許多人不願意進入魔骨山脈,便是因為怕迷路。

此處霧瘴很多,尤其是清晨和晚上,容易讓人迷失方向。

四周的藥材也很多,但是藥效都不太好。

深處的中央地帶藥材更多,並且鮮少有人踏足,所以顏緒也根本冇有管這些草藥。

“要走多久?五天時間夠嗎?”顏緒詢問道。

她還得去看看暗市的拍賣會。

“夠。”沈玄燭說道,“異火就在深處,四周視物有些艱難,你牽著我的……”袖子。

後麵的兩個字還冇說完,顏緒便湊近了一些,牽住他的手。

似乎還覺得他的手很暖,緩緩將自己的手指往沈玄燭的指縫裡擠進去。

待到十指緊扣,顏緒能感覺到絲絲暖意傳來。

“你跟著我,我看得見。”顏緒以為沈玄燭是在說自己視物困難。

沈玄燭點了點頭,垂眸看著十指緊扣的手。

“害怕嗎?”顏緒見他一直盯著自己的手,便問道。

沈玄燭聽到聲音看過去,有些無奈,“我怕什麼?”

“要是害怕就直說,彆強撐著。”顏緒用另外一隻手拍了拍胸膛,“你放心,你給我帶路,我肯定會保護好你的。”

沈玄燭順著她的話說道:“那就勞煩緒兒保護了。”

顏緒挑了挑眉,一副自得的模樣。

兩人一直往深入走,忽而,四周植被皆是晃動,窸窣之聲響動。

顏緒有些激動,可算是遇到了一隻靈獸!

來尋寶,怎麼可能冇有危機呢!

有危機,顏緒便立馬精神起來!

遠處,一隻通體幽黑,鱗片泛著鋥亮光芒的巨大靈獸虎視眈眈。

血紅色的眸子死死盯著顏緒和沈玄燭。

靈獸頭上還有一直尖銳的角。

身形龐大,身長三四米,身高三兩米,看起來凶猛至極。

“玄角獸。”沈玄燭緩緩開口,“二階,攻擊力和防禦力極強。”

玄角獸的身體緩緩匍匐,下一秒卻是猛地暴撲而來,四周的空氣被捲動,也帶著慢慢噁心的腥氣襲來。

“彆讓玄角獸的角碰到,角上的液體還有劇毒。”沈玄燭說完一句話,便緩緩往後退了兩步,顯然是打算讓顏緒獨自麵對一隻二階靈獸。

若是此刻有其他人在,估計會驚掉下巴。

讓一個一階靈師去對付一隻二階的靈獸,估計一秒之內,靈師便會被這玄角獸給拆吞入腹。

很顯然,玄角獸也許久冇有見過人類了,聞到了顏緒和沈玄燭身上的香氣,玄角獸儼然將兩人視作了自己的食物。

玄角獸暴撲而來,顏緒飛快側身躲開。

同時無數藤蔓拔地而起,血色的藤蔓分化,將玄角獸的四肢瞬間纏縛。

而四周植被也在發生異動,凡是有攻擊性的靈植都像是收到了召喚一般,迅速盤纏而來。

被藤蔓瞬間纏住,動彈不得,玄角獸暴怒。

顏緒倒也冇有倉皇逃竄,無數靈植在這時瘋長,在玄角獸掙脫藤蔓的那一瞬間,再次將它纏住!

顏緒便是數道靈力攻擊而去,轟在了玄角獸的腰背之上!

鋥亮的鱗片絲毫未落。

“防禦果然不錯。”顏緒感歎了一句,而後瞬間盯上了玄角獸的獨角!

獨角有劇毒,冇有防禦,恰恰說明獨角就是弱點!

玄角獸嘶吼著,可四周的靈植眾多,幾乎把它纏得滿身都是。

每當玄角獸剛掙脫了舒服,又是無數的靈植纏上。

還有那血紅色的藤蔓,雖然無法攻入鱗片下的**內,但是卻不斷地嘗試著攻擊獨角。

血色藤蔓對玄角獸的傷害並不高。

“蔓蔓!”顏緒給蔓蔓傳音。

蔓蔓便是立即明白,立馬不斷地瘋長,將玄角獸的注意力吸引。

而顏緒一個全速衝刺,從側麵攻擊而上。

“緒兒,劍。”

隨著沈玄燭的嗓音落下,一道銀光乍現。

顏緒腳尖一點,躍起將重劍接住。

還不等玄角獸反應,無數靈力在重劍劍身上湧現。

顏緒一躍而起,橫劍一斬,可怖的力量便瞬間將玄角獸的獨角斬落。

玄角獸一聲慘叫,巨大的身軀百年轟然倒地。

“咦?”顏緒本以為還要多斬幾劍,不曾想一劍就將玄角獸的獨角給砍了下來。

看了看轟然倒地的玄角獸,顏緒的注意力落在了沈玄燭丟給自己的重劍之上。

重劍之所以叫重劍,是因為落在顏緒手中的那一刻,宛若千斤鼎一般墜手。

劍比一般的佩劍都要大許多,劍身之上有銀光閃爍,隱隱約約還能看到上方的暗紋。

一般的佩劍,都隻會在劍柄和劍鞘上進行雕刻裝飾,鮮少會在劍身上動手。

“這把劍……有神獸威壓?”顏緒盯著劍身看了一會兒,問道。

沈玄燭瞳孔之中微光流轉,“你見過神獸?”

顏緒冇說話,隻是抬頭看他,然後把劍還給他,“趕緊兒好起來,我可是越來越期待和全盛時期的你打一架了。”

能鎖住神獸威壓在佩劍之中的,能是普通人?

越想越激動,越激動就越期待。

恨不得把所有寶物都給他,讓他的身體趕緊兒恢複。

話題再一次歪了,沈玄燭看著血色藤蔓緩緩消失,視線在顏緒手腕上掃了一眼,便收回了眼神。

顏緒正準備去把靈獸獸丹給取出來,這玩意兒對力量恢複也有用,給沈玄燭正合適。

咻!

就在此時,一道寒光暴射而至,角度刁鑽狠辣地直指顏緒心臟。

顏緒幾乎在同時迅速閃開,速度之快,讓出手之人不禁發出一道驚疑聲。

“咦?”

顏緒抬眼朝著聲源看去,就見兩道身影落下,正正落在顏緒麵前。

而後,再次動手。

連續數枚飛鏢朝著顏緒命門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