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29e2672cae7e2e9710ac7d5a963593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有人立馬上前去檢視地上的屍體和戰鬥的痕跡,想要以此辨認出到底是誰奪走了寶物。

很快,他們就從屍體上發現了明月宗的信物。

因此一下就明白過來,這人就是明月宗的弟子。

而且還是內門弟子。

“長老,這具屍體是明月宗的弟子,難道寶物是被明月宗的人奪走了嗎?”一群人中,有一個弟子對著身旁的老者說道。

其他人也是如此的反應。

“不,大家看清楚此地除了明月宗的蹤跡之外,應該還有其他人的存在。”長老蹙著眉頭緩緩開口。

“冇錯,此地的確有打鬥過的痕跡,顯然是雙方為了寶物而打起來了。看情況明月宗死了一個人,按照明月宗睚眥必報的心理,他們的弟子死了,他們若是能打得過的話,此處應該還有彆的屍體。”又是一個人開口,視線在四周掃視。

“對,從這一點看來,有兩個可能。一,得到寶物的人,應該不是明月鬆的人。二,因為對方比他們強,所以明月宗的人不敢戀戰,帶著寶物就匆忙離開了。”一個女子分析說道。

“長老,那我們要去追逐明月宗的人嗎?”弟子們紛紛問向自己宗門的長老。

“傳令下去,若是看到了明月宗的弟子,便想儘一切辦法攔截。”幾個老者幾乎是同時下令。BIqupai.c0m

說完之後,緩緩對視一眼,心照不宣。

對於他們來說,敵人從來不僅僅或許是已經得到了寶物的明月宗,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宗門。

不過現在寶物或許還在明月宗的手中,所以他們現在是一致對外的狀況。

但是一旦他們中間誰得到了寶物,便會成為下一個被追逐的獵物。

當然他們也並非十分確定,就是明月宗的人奪走了寶物。

畢竟從戰鬥痕跡來看,這裡應該還有另外一撥人,但是對方的身份無法確定,所以最好的辦法便是找到明月宗的人,從而確定對方的身份。

眾多老者吩咐了自己的弟子下去辦事之後,便也轉身消失在了原地,冇有過多停留。

而此時,從顏緒手中活著逃出去的四人,終於是停下來歇一會兒。

可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剛停下來,又有一群人突然冒了出來,把他們團團圍住。

“我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何鴻運長老和譚柏長老。既然是兩位長老親自動手,那得到寶物倒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人群裡其中一個長老緩緩開口說道。

倒是冇有彎彎繞繞,而是開門見山。

顯然他跟明月宗的兩位長老也算熟悉,在看到兩人的相貌之後,立馬就辨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不過在看到何鴻運四人身上的傷勢,也是微微一愣。

怎麼還鬨得如此狼狽?

何鴻運等人從他們來時的方向就大概猜出來,這群人應該是也找到了寶物所在地,然後根據地上的痕跡來辨認出他們離開的方向,前來追趕。

不過,這次他們的如意算盤可算是打錯了。

何鴻運苦笑地說道,“這次我們不僅冇有得到保護,還折損了一個弟子,我們四人身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你們不要白費心機在我們的身上了。”

“是嗎?”老者狐疑的視線從四人身上掃過。

他見四人也並不像是得到了寶物那般興奮的模樣。

不過,人嘛,情緒是可以裝出來的。

“諸位得到了寶物,倒也不必如此防備,難不成我們還會強搶嗎?”

何鴻運四人對視了一眼,心底暗道若是自己等人真的得到了寶物,你們肯定會強搶。

回過神,餘景勝又是苦笑的說道,“前輩們,寶物是真的不在我們身上,與其在我們身上白費心思,倒不如去找找那個女子,說不定還能把寶物搶回來呢。”

“女子?”老者疑惑地說道,“在那棵怪異的大樹下,與你們打鬥的人是一個女子。”

“是的,那個女子的修為並不高,但是她的實力很詭異,竟然能與我們動手而不落於下風。”餘景勝開口說道。

祖建安繼續接話,“再加上她身上寶物眾多,我們盧月靈師妹便是被她的寶物給害死的。”

在眾人談話的時候,越來越多的人朝著何鴻運他們靠近,落在他們的麵前,下意識將何鴻運四人團團圍住。

見狀,四人更是苦笑不已。

他們隻好將剛纔所說過的話又一一地說了出來。

眾人立馬詢問:“那個得到寶物的女子究竟長什麼樣?”

餘景勝簡單地描述了一下顏緒的相貌和衣著。

突然,人群中有一男一女,表情變得有點奇怪,“我們好像見過你口中所說的那個女子。”

斷臂女子緩緩開口,“但我們見過的那個女子修為隻是靈師一階,卻能靠著一株靈植打敗我們倆。”

聽到女子的話,餘景勝立馬開口詢問道,“你們看到的靈植是不是一株紅色的藤蔓?”

“對,就是鮮豔的血紅色,而且藤蔓還會腐蝕人體,我的手臂就是被藤蔓給腐蝕的。”斷臂女子立馬激動地點頭。

於是,所有人立馬將視線落在了女子的身上

果不其然,她的手臂斷了一條。

餘景勝等人也看出來,她的手臂和當時盧月靈的情況很像。

“血紅色的藤蔓,還能變大變小和更改數量。”祖建安又說道。

斷臂女子兩人聽到何鴻運他們的話之後,便是確定他們遇到的是同一個人。

“你們遇到的女子是靈師一階修為,但我們看到的她表現出來是靈師五階。”祖建安又說道。

“她果然隱瞞了實力。”男子和斷臂女子對視了一眼,瞭然說道。

“聽起來匪夷所思,但我們當時遇到她的時候,她的確是用靈師一階的實力打敗我們。她的實力太怪了,一看就不像是普通靈師一階所能表現出來的。”

“靈師?你們在開什麼玩笑?”人群中一個男人忽然激動地說道,顯然是不願意相信他們的話。

這幾個人再差也是宗門的內門弟子,怎麼可能被一個靈師修為的人打成這樣?

但事實上排除了一切的可能,剩下唯一的最不可能就是真相。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更新,第47章 開什麼玩笑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