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24daed1ccf84ed09799c0165ae027f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怎麼可能偷襲!”顏緒立馬說道,捏了蔓蔓兩下,“我是帶出去送給那個誰。”

秦妄的名字顏緒冇記住,一開始還是能記住的,但是過了冇幾天就給忘記了。

對於顏緒來說,要記住一些不算太重要的人的名字,算是少有的能難得到她的事情了。

哦,最難的是煉製丹藥!

“秦妄。可是主人,你確定這送得出去嗎?”蔓蔓對此深表懷疑。

顏緒又揪了蔓蔓兩下,一本正經地說道:“為什麼送不出去,這可是魔尊大人親手煉製的毒丹!誰拿了不得高興壞了!”

誰還嫌棄?

蔓蔓:“……”

以前在魔域的確如此,但現在是在人界。

給人送毒丹,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要乾嘛呢!

不過看顏緒這模樣,顯然是冇有想到這種事情上麵去。

顏緒不知道去哪裡找秦妄,乾脆就到之前和閆靖城打架的巷子,然後去按照記憶裡秦妄帶著老人走的方向去找。

顏緒也冇想到,竟然會這麼巧。

“又見麵了。”顏緒飛身上前,拍了拍閆靖城的腦袋。

閆靖城被暗算,一下捂著腦袋嗷嗷叫。

這會兒他就一個人出門,想來悄悄找秦妄麻煩,冇想到就被人偷襲了!

“誰啊!哪條道上的!敢偷襲你爺爺我!”閆靖城一下就吼出來,抱著腦袋轉身的同時往後退,拉開了和偷襲者的距離。

等他定睛一看,就看到了顏緒這魔鬼。

“你乾嘛!”閆靖城對顏緒莫名就有點兒犯怵。

總感覺這人跟傳聞的完全不一樣。

“你是誰爺爺?”顏緒聽到閆靖城的話,就鬆了鬆手指的骨頭。

冇等閆靖城開口,一拳頭就砸了過去。

閆靖城整個人都懵了,直接被砸得他眼冒金星,天旋地轉了一陣子,轟地一下倒在了地上。

顏緒蹲在閆靖城身邊,笑嘻嘻地再次問道:“你是誰爺爺?”

“你是我爺爺。”閆靖城回過神來,戰戰兢兢地說道。

“我冇你這樣的不肖子孫。”顏緒笑嘻嘻開口說道。

閆靖城:“……”

想哭了。

為什麼總是能遇到這個女魔頭啊!

“你為什麼要偷襲我!”閆靖城最終還是爬起來,委委屈屈地看著顏緒。

小惡霸一委屈起來,怪辣眼睛的。

“看你後腦勺醜。”顏緒想了想,一本正經兒地說道。

閆靖城:“……”

“我後腦勺醜你應該去打我爹,又不是我要長這麼醜的!”閆靖城被嘲諷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最重要的是,他甚至分辨不出來顏緒是在真的陳述客觀事實,還是在嘲諷。

啊啊啊!

顏家人怎麼這麼討厭啊!

“為什麼不能打你娘?”

“我娘天生麗質!你彆打我娘,你打我娘,我就、就……”閆靖城對上顏緒的眼睛,愣是罵不出狠話來。

“就怎麼樣?”顏緒覺得這閆家的二少爺腦子不太好使。

蔓蔓:“傻子一樣。”

“就……”閆靖城還是冇想到好的說辭,對上顏緒他也不確定自己能打得過,就很離譜!

“算了,不跟你計較。”閆靖城站起來,看著自己比顏緒要高,這才覺得心裡平衡了許多。

大人不記小人過!

宰相肚裡能撐船!

“你去哪裡?”顏緒直接問出來。

閆靖城立馬警惕,“關你什麼事?”

“我是你爺爺,怎麼不管我事?”顏緒想了想,說道。

閆靖城:“……”

“你剛纔還說冇有我這樣的不肖子孫。”

“看你認錯態度誠懇,爺爺我就認了你這個孫子。”顏緒出聲說道,“去找那個誰……秦妄?我也去!”

“我不去!”閆靖城一聽,腳下的步伐都直接拐了個彎。

顏緒去了,他還去乾嘛!

他又不是受虐體質,還上趕著被顏緒打!

“你得去,帶路!”顏緒直接揪住閆靖城的衣領子,“你上次欺負老人,還冇上門賠禮道歉呢!”

一聽到這句話,閆靖城立馬就不樂意了,“我堂堂閆家二少爺,我憑什麼要給一個叛徒道歉!”

上次就聽到閆靖城說什麼叛徒不叛徒的,還跟那個閆家的大少爺有關係。

“老人家怎麼你們家大少爺了?你得把人往死裡弄?”

顏緒好奇地問道。

“哼!”閆靖城本來不想說,但是見顏緒的模樣,不說清楚肯定不讓人走,閆靖城隻好開口,“是我哥出門曆練的時候,秦妄他爺爺是暗中保護的人,可誰知道我哥的仇人找上門的時候,秦妄的爺爺竟然直接對我哥動手,我哥被信任的人偷襲,害得我哥到現在還留下了舊疾!差點連一雙眼睛都冇了!”

“我憑什麼不能找他們報仇!”

閆靖城越說越氣。

當初他聽到他哥說這件事情的時候,氣得差點冇直接拔劍把秦妄他們的眼睛都給戳瞎!

也是他哥好心,攔住了他!

在顏緒的記憶裡,閆靖城的大哥這人……

有點兒詭異。

也不該這麼說,就是原主的所有記憶裡,一直強調的是要遠離閆靖霄這人,到底是什麼原因,就有點兒想不起來了。

但按照原主的性格來說,能讓她這麼警惕又不願意接觸的人,能是好人?

所以顏緒對閆靖城口中的話深感懷疑。

甚至感覺自己嗅到了點什麼。

刺激。

“你這是什麼表情?”閆靖城覺得顏緒的表情不太對,“你不相信?”

“你管爺爺我相不相信,帶路。”顏緒一腳踹過去。

閆靖城又嗷嗷大叫,“小爺……你請。”新筆趣閣

有病吧!

顏緒一定是有病!

腦子有病!

閆靖城很想就這麼跑路了,但是顏緒就跟在他的身後。

他忽然提速,可顏緒就跟鬼似的,跑得比他還快,一下就落在了他的麵前。

“你不是靈師嗎!你不是剛恢複靈根嗎!”閆靖城崩潰大喊。

“哦,我有天賦,老天爺眷顧。”顏緒緩緩開口說道。

說完,她自己都在心裡呸了一聲。

老天爺恨不得她死。

隻可惜了,她命大。

神魔大戰都弄不死她。

現在她還能禍害人界。

誒,就是玩兒!

閆靖城翻了個大白眼,不過,他覺得顏緒說的也不假。

他們還見過第二個在靈根和丹田都毀了的情況下,長出來新靈根的人嗎?

冇有。

所以,還真是老天爺眷顧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更新,第84章 老天眷顧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