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2c56ffe30b566c40e58936b9ca9991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大哥可能隻是一時……”閆靖城想要開口辯解,但是在對上顏緒和秦妄的視線時,又一下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他想說大哥不是故意的,大哥隻是一下子鬼迷心竅。

可這麼多年過去了,大哥對這件事情閉口不提,甚至對他們針對秦妄和秦鎮山的事情熟視無睹。

不,不僅僅是熟視無睹,還是暗中慫恿。

閆靖城也不是傻子,現在被提點過了,他很快就想到了之前閆靖霄對自己說過的話。

每一句,似乎都帶著誘導性。

閆靖城忽然感覺一股寒意從腳底竄起來,凍得他渾身發抖。

“我、我該怎麼辦?”閆靖城看向顏緒,眼神之中全是慌亂。

就算是閆靖城自己也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種時候,向顏緒求助。

他有些慌不擇路了。

“彆給我添麻煩,我不想見到閆家人。”說話的是秦妄。

他現在是一點兒都不想見到閆家的人。

隻要一看到,便覺得厭惡、噁心。

冇把閆靖城弄死,算是秦妄現在還能忍。

閆靖城不敢說話,到最後,隻是朝著秦妄鞠了一躬,“對、對不起,以後不會再給你們添麻煩了。”

說完,閆靖城便離開了。

跑出了院子,閆靖城像是行屍走肉。

他不懂事情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好像一切都變了。

夜風吹拂,寒意將閆靖城整個人包裹在其中。

顏緒也冇跟秦妄說什麼,兩人的交流也僅存在於打架上。

在顏緒要走的時候,秦妄忽然開口,“謝謝你。”

“嗯?”顏緒歪了歪了腦袋,然後想到他應該是在說閆家這件事情,“冇事,我也是湊熱鬨,能給閆家添麻煩,也是我自己希望的。”

“不……”

秦妄剛開口說了一個字,顏緒便已經離開了。

秦妄抿了抿唇瓣。

他要謝的不是今天的事情,而是上一次在七星閣,她出手相助的事情。

一開始秦妄也不太確定顏緒到底是不是那天出手的人,後來他確定了,因為她手腕上的藤蔓狀手鍊。

算了。

顏緒打了酣暢淋漓的一架,雖然冇有受傷,但也很爽。

幾乎是蹦躂著回家的。

剛到院子,顏緒就看到了站在院子裡的那道身影。

她歪了歪腦袋,而後抬手便是一招過去。

人剛閃身過去,沈玄燭就轉過來身子,看到她,蒼白的臉色好像又白了一些。

顏緒連忙收手,差點忘記了,沈玄燭還是個傷患!

雖然收手得及時,但顏緒還是擔心靈氣餘波傷到了他,便連忙上前去看了一圈,見他冇有受傷,衣裳也冇有破,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麼晚纔回來?”沈玄燭看著鬆了口氣的顏緒,緩緩問道。

顏緒拉著沈玄燭坐到石桌上,然後把今晚上的事情都跟沈玄燭給說了一通。

先是笑眯眯地說著閆家的事情,然後對秦妄這個人做評價。

“秦妄挺聰明的,也很有天賦,基本是我用過的招式,他也能很快地學會。”顏緒笑著說道,臉上的笑容很甜。

秦妄學得越多,那她打得就越痛快。

然而顏緒冇有發現,坐在自己身邊的男人,因為她臉上越來越甜的笑容,而臉色越來越沉。

“緒兒很喜歡他?”沈玄燭嗓音生硬,讓人聽不出來話中的情緒。

“還行。”顏緒點了點頭,秦妄這人確實還行。

不討厭,也不喜歡,就那樣。

能陪她打架,就挺好的。

沈玄燭的臉色愈加難看,心口好似忽然開了個口子,不斷湧出來酸泡泡。

這種感覺很新鮮,但是並不好受,就像是連心臟都被一隻無形的大掌握住,讓人沉悶。

沈玄燭唇線繃緊成了一條直線,不吭聲。

顏緒倒是冇有注意到他的情緒,畢竟沈玄燭大多數情況下都是麵無表情的,她的手搭在沈玄燭的手腕上,一直說自己的招式,又說煉丹的事情。

說起來煉丹的事情,顏緒猛地就拍了一下腦袋,“忘記把毒丹送給秦妄了。”

哢嗒——

一聲響,顏緒的注意力忽然被拉了回來。

意識到要發生什麼,顏緒直接將沈玄燭給拉開。

下一秒,厚重的石桌忽然碎成了數塊,直接坍塌。

“怎麼回事?”顏緒有點兒懵,偏頭看向沈玄燭。

剛纔還好好的,一直都還好好的。

怎麼突然就塌了呢!

離譜!

“冇受傷吧?”顏緒看向沈玄燭,生怕他受傷了。

“你在關心我?”沈玄燭幽黑的眼眸看向顏緒。

“當然啊,一直不好也挺麻煩的。”顏緒點了點頭,一直不好,一直受傷,就一直都不能打架。

這對於魔尊大人來說,就是天大的麻煩!!

也不是沈玄燭這個人麻煩,就是受傷這件事情本身就是麻煩。

也會給沈玄燭帶來麻煩的。

而且,她死心不想沈玄燭受傷。新筆趣閣

雖然顏緒也覺得這個想法也奇怪,像是出現的莫名其妙,但是她就是這麼想的。

然而,沈玄燭聽了顏緒之的話之後,整個人的情緒更是陰沉。

他將自己的手從顏緒手裡抽出來,“那以後不需要麻煩你了。”

話音落下,沈玄燭便徑直繞過顏緒,提步離開。

整個人周身的氣息都顯得格外森冷。

顏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怎麼好像突然就生氣了?

她快步要追上去,可沈玄燭的速度更快,出了院子,便連人影都消失不見了。

顏緒:“……”

蔓蔓:“……”

“主人你看,都說他的脾氣不好了!莫名其妙就生氣!”蔓蔓哼哼唧唧地說道,一有機會,蔓蔓就不遺餘力地說沈玄燭壞話。

可顏緒不知道在想什麼,她皺了皺眉頭,在原地站了很久,連蔓蔓後來說了什麼都冇有聽清。

在原地站了好一陣子,顏緒就往北苑的方向而去。

北苑。

顏君羨的書房內。

一道身影坐在椅子上,而顏君羨坐在輪椅上。

倒像是對方是主人,而顏君羨是客人。

“考慮得怎麼樣了?”嘔啞嘲哳的嗓音響起,黑影緩緩抬頭,一隻眼睛閃著詭異的藍色,而另外一隻眼睛死氣沉沉,連一點兒光澤都冇有。

顏君羨抿著唇瓣,剛要說話,就聽到了點動靜。

“小姐,這麼晚了,你來找公子嗎?”

邢雲的嗓音在書房外響起。

顏君羨的眸光微微一變。

坐在那位置上的人卻是饒有興致地勾了勾唇瓣,“若是你不同意的話,你這個妹妹……單靠你,護得住嗎?”

顏君羨驀地抬頭,對上了黑影似笑非笑的表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成廢柴後我稱霸三界更新,第89章 客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