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禮上那麼多的陌生麵孔,她哪裡記得過來。

分喜糖和喜餅的時候,據說誰吃得多,對新人的祝福就最多。

聞佳樂咬了一口糕餅,實在不想吃了,就遞給了旁邊的紀千翔。

紀千翔英雄救美,一口氣把整個糕餅都吃掉了,還對安然說:“嫂子,我這是替佳樂吃的。”

安然忍不住輕笑:“我知道了。人情記在佳樂的這兒,跟你沒關係!”

大家又笑起來。

過了片刻,司儀過來通知大家拍攝全家福。

這可是項浩浩蕩蕩的大工程,全部入鏡上百人,妥妥的技術活。

不過經驗豐富的司儀處理這些事情隻是駕輕就熟,早就練出了一番獨有的本領。

那就是以聶老爺子為核心,萬變不離其宗。

無論哪一批入鏡的賓客,聶老爺子都在鏡頭的中心。

聶老爺子的懷裡一直抱著他的寶貝重孫小宇,祖孫倆成為了今天婚禮的鏡頭焦點——除了新人,就他們祖孫倆出鏡率最高了!

新郎和新娘子陪伴在祖孫倆的旁邊,其餘的親友賓客流水般換個不停。

安然有些擔心聶蒼昊剛拆線的傷口,趁著休息的時候悄悄地問他:“傷口疼不疼?”

聶蒼昊不以為然:“已經拆線了,哪有那麼嬌氣......”

盛曼茹走過來,把安然拉到一邊,悄聲地說:“陸大少來了。”

安然吃了一驚,道:“哥哥來了!他、他不是說......”

她跟聶蒼昊舉行婚禮當然通知了陸人傑,但由於陸家跟聶家尷尬的關係,陸人傑出席婚禮隻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可能是為了安然的顏麵著想,陸人傑就婉拒了邀請。他聲稱婚禮這天,雖然人不到但準備的禮物會準時送到。

安然卻萬萬想不到,陸人傑竟然親自來了。

“噓!”盛曼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悄聲地提醒道:“陸大少再三叮囑保密,怕給你惹麻煩。”

安然以去洗手間為藉口,披了件帶帽子的複古大披風,遮住了一身耀眼的行頭,跟著盛曼茹從側門悄悄地出了老宅。

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老宅的警衛安全問題自然不會放鬆。

無論是想拍點婚禮素材的小報記者,還是想湊熱鬨的平民百姓,都不被允許靠近老宅。

安然跟隨盛曼茹穿過兩條巷道,終於看到了陸人傑和小剛兄弟倆。

“小然!”陸人傑激動地喊了一聲,就衝了上來緊緊地抓住了她的手。

安然也很激動,她含淚看著陸人傑,喊了聲:“哥哥,你來了!”

她又看向陸人傑旁邊的小剛,又喊道:“小剛哥哥也來了!”

今天是她舉行婚禮的日子,她孃家兩個哥哥都趕來送祝福,終於冇有任何的遺憾。

陸人傑對盛曼茹感激地道:“謝謝盛小姐不計前嫌,肯幫我這個大忙!”

盛曼茹眉眼彎彎地綻笑:“陸大少不必客氣,我並非幫你,隻是不想讓安然留下遺憾。”

安然感激地看著她,真誠地道:“謝謝你曼茹!”

“我在旁邊等著,你們兄妹有什麼話快說吧!”她說罷就走到一邊去了。

陸人傑和小剛各自拿出了帶來的新婚禮物,各自送上了祝福語。

安然收下了他們兄弟倆的禮物,分彆跟兩位哥哥擁抱。

準備離開的時候,她脫下了披風,露出裡麵的鳳冠霞帔,頓時如火光般將整個巷道都耀得明亮無比。

陸人傑和小剛都目露驚豔,紛紛誇妹妹是最美的新娘子!

最後在盛曼茹的催促下,安然隻能重新穿上了披風,戀戀不捨地跟他們揮手告彆。

陸人傑心碎地看著妹妹離開,戀戀不捨地喊道:

“小然,我雖然一直覺得聶蒼昊配不上你,但你既然嫁給了他,就一心一意走下去吧!”

“如果他以後對你不好,哥哥這裡永遠為你敞開大門,隨時歡迎你回來!”

“小然,祝你和妹夫新婚幸福,百年好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