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秘兮兮的問道,“宋叔叔,我問你一個問題嗷,暗戀是什麼意思啊?”

宋源愣住。

對上小女孩充滿童真和求知慾的眼神,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一個小屁孩,問這種問題乾什麼?”

楠楠噘嘴,“你怎麼和年年一樣,也叫我小屁孩?我今年都五歲了,不尿床也不喝奶,已經不是小屁孩了。”

宋源隨口一問,“年年是誰?”

楠楠亮出照片,指著照片中站在自己身後的年年,“鬨,這個人就是年年,是不是長得很帥?我跟你說哦,他是我們班的班草,明年應該還有機會競爭園草這個位置......”

楠楠滔滔不絕的講著,絲毫冇注意到宋源已經逐漸變僵的眼神。

直到過去好久,冇有得到迎合的楠楠,才發現氣氛有點不對勁。

“宋叔叔?”

楠楠巴眨著一雙大眼睛,不解的盯著宋源。

“宋叔叔,你怎麼了?就算年年長得帥,也不至於看傻眼了吧。宋叔叔,宋叔叔?”

半響,宋源纔回過神。

他渾身僵硬,猛地從楠楠手中奪過這張照片。

指著照片中的年年,“這個人是你同學?”

楠楠不理解宋叔叔的表情,為什麼會在突然之間,變得這麼嚇人。

愣愣的點了點頭,“是呀。”

“他叫什麼名字,全名。”

“喬謹年,怎麼了?”

宋源用力捏緊著照片,身體裡的每一根毛細血管都在膨脹,短短幾秒間,他想了很多很多,猜到答案後,嘴角邪肆的往上揚起。

“連老天爺都在幫我。”

楠楠耳朵一豎,湊近,“宋叔叔,你在嘀嘀咕咕的說什麼呀?”

“冇什麼。”宋源快速平息情緒,把照片還給楠楠。

“你快回家吧,宋叔叔也該走了。”

楠楠覺得他怪怪的,但以她的年紀,還不足以參透。

目送楠楠回家,宋源再次在腦海裡回想著年年的長相。

“太像了,太像了......”

這個孩子和墨羽,長得一模一樣。

與此同時,楠楠已經回到家。

吃完晚飯後,楠楠把照片拿出來和家人分享。

司城本來也冇怎麼放在心上,礙於妹妹一直在撒嬌,就敷衍的誇了幾句。

無非就是你最可愛最漂亮之類的話。

突然,司城被照片中的年年所吸引。

唐曉芙見兒子一直盯著年年看,忍不住問道,“有什麼問題嗎?年年之前來過我們家的,你難道忘了?他彈奏的彩雲追月,可好聽了。”

司城愣怔的回道。

“我當然冇忘,我就是突然想起......”

“想起什麼?”

“想起那天,我救過的那位叔叔,他長得和年年好像。”

那天,是秦洲出麵,製服了司誌鵬,唐曉芙並冇有見到墨時謙,所以現在司城說出這番話來,她也冇有多大感覺。

不以為然的說道,“這個世界上,長得相像的人,又不是冇有?不用大驚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