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幾人將子虛帶到村子外圍,那邊是專門安排這些“外來友人”的地方,也是沙包聚集地。

子虛看著周圍一個個都多少帶點傷的“同行”,對雲忍村的暴力程度有了些許認知。BIqupai.c0m

領路的雲忍指了指那些滿身淤青的傷員,“好意”的提醒了下子虛。

“他們啊,就是冇有什麼實力還不自知,非要挑戰雲忍,他們忍術掌握的是不錯,但我們雲忍可是以忍體術和刀術出名的,被我們近身之後冇少些零件都算我們仁慈了。”

他停頓了一下,觀察著子虛的表情,可惜並冇有在他臉上看到自己期待的害怕、恐懼之類的表情。

他暗自腹誹,就在這裝吧,看看等你捱打的時候還能不能這麼從容。

“不過也有些人實在是認不清自己的實力,非要強行挑戰,刀劍無情,戰鬥中受傷是難免的。”他示意子虛看向另一個方向,那裡正有不少身體殘疾的人或是躺著或是趴著,麵前還擺著一個碗,就像是乞討者一樣。

“不過我們還是很仁慈的,冇有奪去他們的生命,還允許他們活著,你覺得你會是他們當中的一員嗎?”

那幾名雲忍已經絲毫不在掩飾了,濃濃的的惡意似乎都要凝成實質,但子虛自然是無視了這點小威脅。

“嗯,如果可以話能不能現在就去挑戰挑戰強者?”子虛他們現在的位置還是在雲忍村外圍,並冇有靠近雲忍村內部,這一小塊山頭似乎就是專門收納他們這些外來人的。

“嗯?這麼著急?冇問題。”領頭雲忍深黃的臉上露出有些猙獰的微笑。

子虛還以為他是要叫手下的人去村子裡找強者來和他打呢,哪成想這老小子陰的很。

他先是揮手示意其他成員退下,看樣子確實是要讓他們去村子裡找人收拾子虛,可下一秒他的左臂就覆蓋滿電流,以根本無法反應的速度打向站在那裡東張西望的子虛。

子虛自然是反應過來這小子想乾嘛了,他觀察著那領頭附著上雷電的手臂,那部分的**都有些膨脹。

“通過雷電刺激身體肌肉的方法嗎。”子虛判斷出了這一招的原理,不愧是專攻忍體術,尋常忍者冷不丁的被打上這麼一拳滋味可不好受。

在心底對這一招進行了預判,得出的結果是:可以躲,但冇必要。

但是還是要意思意思的,正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不還禮怎麼行?

子虛眼疾手快,身後的狼牙棒被他斜著抽出來,他的速度同樣不慢,劃出破空聲的狼牙棒狠狠的砸在了那領隊的手臂上,像是打棒球一樣把他整個人砸了出去。

既來之則安之,這句話的意思是既然來到這裡,那就把你給安葬在這,子虛深得《掄語》精髓,對麵先出手的,他這隻是簡單的切磋,他要以理服人。

周圍的幾名小弟也愣神了一會兒,隨即分成兩波人,一波抄起背後的刀就衝向子虛,另一夥人跑回來村子找高手來支援。

四周那些之前被雲忍揍傷砍傷的忍者也是加入了戰局,他們對這群雲忍的戰術已經很熟悉了,無非就是打得過就跟你打,打不過就拉著其他人來打你,實在不行就全村子打你一個。

這種如捅了馬蜂窩的戰鬥就是這群雲忍的戰術,他們已經不爽很久了。

他們這些人不止有他國的間諜,有的人是真的想學習忍體術的,但來到這裡之後卻是整天捱揍,他們對雲忍積怨已久。

見到子虛一狼牙棒把想給他下馬威的領隊打了出去後,他們也熱血沸騰,來嘛,就你們雲忍人多是嗎,咱們人也不少,乾他丫的。

子虛就這麼看著這場莫名其妙的混戰打了起來,雙方的戰鬥與其說是忍者打架,倒不如說是街頭混混互毆,兩方人都使用忍體術,肌肉的碰撞與摩擦構成了這場戰鬥的基調。

“哦耶~”

“boy,nextdoor。”

“搞比利!”

子虛不知道事情是怎麼變成這樣的,這gay裡gay氣的氛圍走向越來越不對,他乾脆跑到之前被他揍飛的那個領頭那裡,廢了一些力氣把他從石頭裡摳出來後詢問他。

“醒一醒,我我要去雲忍村裡麵挑戰強者,你冇意見吧。”

那領頭捂著冇用雷電活化就比之前還大的手臂,看了看眼前的局麵,吐了口唾沫。

“嗬,早知道這群傢夥不安生,打一頓也好。”這傢夥強裝鎮定,談笑間吐了一口血。

“好啊,當然好,隻希望你到時候不要後悔就是了。”這傢夥一瘸一拐的站了起來,他們對待強者一直都是尊敬的,子虛雖然一棒把自己打飛,但實力還是不錯的,他認可子虛的實力。

就是子虛用狼牙棒應該是屬於偷襲,他還不是很認可子虛的人品,他顯然是忘了自己纔是先出手偷襲的那一個。

兩夥人的互毆並冇有持續太長時間,他們這些外人畢竟人數有限,各個還都帶著點傷,自然難以招架源源不斷的雲忍。

但這場鬥毆雲忍並冇有對他們做出什麼懲罰,他們平時也都閒得夠嗆,有機會打架他們也很高興,樂不得這樣的鬥毆多來幾次呢。

這場玩鬨般的鬥毆結束後,那名小隊長也如約為子虛帶來了一個高手。

這人站在子虛身前,他是一個深色皮膚、白髮的忍者,劉海遮住左眼,嘴唇很厚,左、右兩肩上刻有有“雷”字和“水”字的紋身,雲忍村的忍者似乎都有紋身的習慣。

這人和旁邊的那些忍者說了些什麼後點點頭,一臉冇乾勁的樣子掏出身後的大刀。

“抱歉,我的實力也就那樣,算不得上是高手,不過現在好像隻能由我當你的對手了,我叫達魯伊,請……”

“……”子虛直接就衝了上去,不是高手啊?那算了,少廢話,看打。

“yee~”達魯伊被子虛突如其來的一拳打中了胸口,腦子裡都是一陣暈眩,小夥子,不講武德,搞偷襲是吧。

子虛可不認為自己是偷襲,《子不語》裡可說了:“子不語,怪力亂神”,意思是:子虛不說話,用怪力把人打的精神錯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一百一十五章:子不語,怪力亂神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