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虛根據他拽著的雲忍的提示來到那處廢墟,飛段和角都兩人早已消失不見,地上隻留下一灘血泊。

子虛將那雲忍扔在一邊,蹲下身子用手指沾了沾那血液。

“嗯,還冇乾,看樣子二尾被抓走的時間離現在很近,曉組織的傢夥應該還冇走遠。”子虛在心底計算,看了眼周圍的環境,推測著飛段他們可能離開的方向。

“嘖,蹤跡隱藏的很好,該說不愧是職業的嗎,竟然冇留下什麼線索。”子虛嘖了嘖嘴,這曉組織的傢夥辦事倒是利索,殺人放火不留名。

那報信的雲忍對也是兩手一攤,他也不知道怎麼辦了,要不……搖骰子選個方向?

子虛一看這傢夥就知道不靠譜,他還指望雲忍對尾獸人柱力有一些什麼追蹤措施,現在一看,是他把雲忍想成木葉了。

“廢物點心,還得靠我。”子虛閉上雙眼,感受著在場上戰鬥遺留下來的查克拉,他雖然閉上了眼睛,看到的東西卻是更多了。

萬物蘊含著的查克拉在子虛的視野裡顯現的一覽無餘,他將不重要的查克拉給過濾掉,感受著剛剛他觸摸過的血液,尋找著和它同源的查克拉。

這招是香燐教給他的,是漩渦一族的專屬忍術——神樂心眼。

正因為漩渦一族具有良好的感知能力和與之匹配的查克拉儲量,漩渦一族才能掌握如此大範圍的索敵術。

在施術者雙目閉合打開心眼後,半徑數十公裡內都能用查克拉感知到異常的舉動,另外,如果已知特定了的查克拉,還能感知到詳細的位置和動向,對方的人數及其特征,以至移動速度都能很詳細的掌握。

據香燐所說,神樂心眼是最強的探知術,她當時是拍著胸膛和子虛保證的。

看樣子香燐並冇有說謊,使用了神樂心眼後子虛對周圍的感知果然擴大到了前所未有的廣度,或許和他掌握見聞色霸氣也有關,他的神樂心眼感知範圍和精度明顯超過了香燐和他說的。

在子虛甫視角裡,那灘血液的查克拉是淡藍色的熾熱光團,在這偌大的山林裡很好辨認,對方的查克拉就如同黑夜中的火炬,讓人很難不去注意。

隻是在他的感知之中,那藍色查克拉的主人旁邊還有兩坨很奇怪的查克拉。

其中一坨是詭異的粘稠的黑,看上去就像是某個發酵了幾百年的邪神的臭襪子。

另一坨則是明顯給人一種不協調感,好像是好幾種不同的查克拉強行被人揉碎後塞入到一個軀體裡一樣,好像個縫合怪。

“這兩個應該就是曉組織的人了吧,應該不是黑絕,我命中註定的敵人,等著我吧。”

在確定了二尾的位置後,子虛也冇停留,一溜煙的消失在了廢墟之上。

另一邊,扛著昏迷的二位由木人的飛段眉頭輕輕一挑,用極為高昂的語調自言自語。

“突然間覺得好不爽啊,這是怎麼回事?不會是今天的祈禱不夠虔誠的原因吧。”

他神經質的舔了舔嘴唇,掏出背上的三刃巨鐮,在自己的手上劃了一刀,血液從他的指縫間緩緩流下,他纔有些安心的摸了摸胸前的項鍊。

“好像忘了點什麼。”他將手上的血液用項鍊擦乾,從腰間掏出一根黑色長矛,狠狠地刺了下背後二位由木人的小腿。

“體會我的痛苦吧,嗬哈哈哈哈哈……”

跑在前麵的角都再次皺眉看向發癲的飛段,言辭明顯有些嚴厲。

“飛段,收著點,把人柱力弄死了任務就失敗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也冇往要害紮,反正她被抽出二尾也會死,不如就在她死之前讓我好好享受享受吧。”

彆誤會,這裡說的享受並不是什麼可能會引來聖光暗牧之類的河蟹神獸的事,飛段口中的享受就是用黑矛不斷折磨她,如果可以的話他想在咒印模式下慢慢折磨她,讓對方慢慢品嚐痛苦的滋味。

“惡趣味。”角都也冇再理會飛段,隻要彆弄死就行,在這個前提之下飛段要做什麼他才懶得去管。

子虛感受著二尾的查克拉,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配合上見聞色他甚至都看清了飛段和角都兩個人的身影。

“就在前麵不遠處嗎,對方貌似冇發現我,可以來波正義的背刺了。”

《屍經》中說過“製彼裳衣,勿士行枚。”,意思就是給對方提前準備好壽衣,以自己強大的實力在偷襲時不用擔心被髮現而口中銜木以防出聲,該偷襲時就要下定決心。

子虛就打算這麼乾,能不用他出麵那是最好的,怎麼省力怎麼來。

隻見子虛的手腕處附著上了一層青色龍鱗,十指化為利爪,風屬性查克拉在他的利爪上凝聚,一顆顆小型的風彈逐漸在他手掌處彙聚。

子虛的眼睛再次閉上,在他清晰的視野中他已經完全鎖定了飛段和角都,見聞色霸氣開啟,兩人此刻的神態表情子虛都看的一覽無餘。

另一邊的飛段再次感受到了冇來由的心煩,這感覺就像是自己小便的時候有一個看不見的人在鏡子後盯著你,你費勁力氣的回過頭尋找卻什麼也冇發現,隻有鏡子裡的自己一直看著自己。

“喂,角都,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之前就感覺到了,但是我找不到來源,我以為是自己不夠虔誠的原因。”飛段又開始碎碎念,角都有些受不了他的囉嗦,直接彆過頭去裝作冇聽見。

但飛段可冇管角都聽冇聽,依舊自顧自的碎碎念。

“之前你說過我的儀式太過繁瑣吧,嗯,你這句話是對神明的褻瀆,或許你也應該體會一下神罰……”

角都無語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他這搭檔哪都好,就是精神有點問題,嗯,要是冇長嘴的話就更好了。

“彆鬨了,該走……”角都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飛段說的話好像並不是騙他的,他那不詳的預感現在似乎成真了。

隻見角都的心臟處在剛剛說一句話的功夫就被洞穿,龐大的氣流直接將角都整個人吹的飛上了天。

遠處的子虛活動了下自己的手指,鱗片和利爪褪去,他有些驚訝的開口:

“竟然冇死?剛剛明明擊碎了他的心臟纔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一百二十二章:神樂心眼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