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功壓製了咒印後子虛又詢問了下初泉的想法,大體上就是詢問她對木葉的看法,得到的結果不出意料,她對木葉還是比較有歸屬感的,但不算太強,她也認為是猿飛日斬的政策出了問題。

“嗯,這樣就夠了,我最近可能要搞波大的,想跟著我乾嗎?”子虛對初泉不知說了什麼,隻知道在他說完這計劃後,初泉就興奮的開始搓手,以她的性格來看子虛提出的計劃應該很刺激。

在千乃醒來後初泉也迫不及待的和她說起了計劃,前者也是微微有些震驚,不過想來子虛要做這事也不奇怪。

有書則長,無書則短,死亡森林這幾天很快就過去了,對於其他考生來說是極其難熬的,不僅要提防其他小組的偷襲還要時刻警惕危機四伏的環境,可謂是舉步維艱。

隻有子虛他們小組過得還算滋潤,直到進入中心的塔裡把天地卷軸合二為一召喚出剛田武都順利的一批,死亡森林裡已經流傳出兩支小隊不能惹。

一個是揹著葫蘆的沙之葫蘆娃,這個傢夥就跟個瘋狗一樣,見到小隊就打,不殺光看到的人決不罷休,另一個小隊就好很多,隻要不是抱有太強的殺意,一般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但一旦仇結下了,那個紅髮少年就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錘死這個小隊的所有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子虛他們到達中央的塔時,三代火影也來到了監控室,他幫紅豆壓製住了脖子上出現的黑色勾玉狀咒印後盯著監控螢幕上的子虛眯了眯眼。

“大蛇丸,以你的性格,應該會更想要他的**,你卻在鼬的弟弟身上下了咒印……”他想起當初鼬和他說的“保護好我的弟弟。”的約定,有些頭疼。BIqupai.c0m

不過和四代的約定他也冇有很好的完成,眼下也不差這一個了。

他又想了想那個金髮小子,兩者的情況差不多,便不在自尋煩惱,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他要安排好四代風影的事,不過在此之前還要開一下總結會

大廳內,所有晉級的忍者都被傳送到了這裡,子虛打量著周圍的一圈人,很奇怪,他們村的幾個小組都晉級了,葫蘆娃和那三個音忍也晉級了。

在場的許多小隊自發離我愛羅和子虛的小隊遠遠的,如果說他們對我愛羅的態度是畏懼,那對子虛的態度就是敬畏,畢竟能活著晉級的遇到子虛小隊都免不了被其暴揍一頓,看向他們對眼神自然不一樣了。

猿飛日斬和其他的上忍老師紛紛走進大廳,眾人的目光才從子虛他們兩個小隊的身上移開。

子虛也在暗中觀察猿飛日斬,這老頭依舊露出慈祥老爺爺的笑容,手中的菸袋被他藏在袖子裡,禦神袍被打理的一塵不染,任誰看了都會下意識的認為他是一個位高權重的靠譜領導。

在場的眾人都被猿飛日斬有意或無意散發出的氣勢給壓迫的有些喘不過氣,可今時不同往日,子虛完全無視了這股壓迫感,在眾人都低頭的時候他卻直視猿飛日斬,雖冇使用霸氣,但他們之間卻好似發生了一場霸王色霸氣的交鋒。

猿飛日斬將這小子記住了,他在這小子身上感覺到了威脅,不是生命上的威脅,是權利上的威脅。

“小傢夥,有氣勢,日後一定能成為一個好忍者。”

(小傢夥,想爭權?想多了,這場考試之後,請客斬首,收下當狗。)

“火影大人抬舉了,村子有您才能蒸蒸日上。”

(老東西,你能不能活過這次考試還不一定呢,多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子虛和猿飛日斬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貌是情非”,眾人看著這和諧的一幕還真看不出什麼問題。

之前一直冇有遇到的佐助小組此時十分異常,子虛在佐助的體內感受到了熟悉的能量,那一股蛇味兒,是大蛇丸冇跑了。

“嗯,理所當然的結果,這一屆考生有血統和天賦的無非就這麼幾個,選日向分家那是找死,日向總家估計也有手段應對,就這個宇智波一族的好下手了,有血統,還是孤兒……”

猿飛日斬抽了口煙,他的發言就像是學校裡有什麼活動時校長說的場麵話,就是壓軸概括一下這場考試的意義,說是中忍考試是各國家戰爭的縮影,為了減少傷亡用考試測試各國忍者的水平。

“第三次考試將會有各國大名等重要人物觀看,友誼第一,比賽第二,不過這也是需要拚上性命的忍者考試,接下來介紹規則……”猿飛日斬又要開始長篇大論,不過被一個一臉腎虛,雙眼發黑的背刀男人打斷。

“咳咳……我的名字是月光疾風,第三場考試的考官,咳咳……接下來我為大家介紹規則,咳咳咳……”月光疾風三句話一咳嗽,四句話一彎腰,活脫脫的一個病秧子。

子虛看著月光疾風,心想這傢夥怎麼這麼虛?雖然自己叫子虛但他真不虛啊,倒是月光疾風像是被榨乾了一樣,或許他纔是真的虛。

“人數還是有些多,還是需要淘汰一些人……”月光疾風再說完規則後又向猿飛日斬請示,雖說子虛他們已經淘汰了不少小隊,但還是不夠,人還是太多了。

猿飛日斬也同意進行預選的提議,不過他還是點明不建議佐助參加,他現在能壓製住身上的咒印就不錯了。

說實話子虛不想看這些人打架,草草的抽完簽後看了看自己的對手,嗯,是之前揍過的小隊,那好辦了,對麵直接認輸。

他也不打算在這裡多待,在死亡森林待了5天,雖說餓了可以抓野味來吃,但他們小隊的廚藝……一言難儘,子虛不太想吃初泉遞給他的“蛋白質”,現在隻想吃點正常的東西。

“啊,陽光明媚,心情都舒暢了不少,接下來就找一找大蛇丸在村子裡埋下的暗線了。”子虛看向門外明媚的天空就要出去。

“等一下……”千乃拉住了子虛,她站在原地冇動,子虛看了眼賽場後就明白了,隻因為此刻站在賽場上的是兩名日向家的人。

“日向寧次和日向雛田嗎……”子虛想起了這兩個人的名字,而且日向雛田還是日向家的當代宗家繼承人。

“看看倒是冇事,想動手的話就難了,這麼多上忍在周圍看著,更何況還有猿飛日斬在那裡。”子虛走到千乃旁邊,他不介意再等一會兒。

畢竟剛剛他也忘了小李還有場比賽呢,上次冇有機會,這回凱也在,這次一定要問清楚八門遁甲的正確打開方式,再不濟也得將自己的八門遁甲以後的路給摸清。

至於初泉,這丫頭早就跑到一邊去看比賽了,難得有看戲的機會她也不會放過,她想看看自己的同齡人都修行到了什麼程度。

她將春秋通靈出來,將病懨懨的小蟬捧在手裡,找了個位置就蹲在那裡看,千乃也將糰子通靈出來,兩隻手抓著它開始盤。

子虛倒是冇通靈出自己的小黑,他雙手結印,使用了影分身之術,影分身雖然冇說話,但其和子虛本體間的眉眼互動倒是很清楚。

“不是說給我休息嗎,這是乾嘛?不乾,分身的命也是命,休息,必須休息。”

“就出去再做點事,現在的忙碌是為了將來更好的摸魚,日後摸魚的你會感謝現在的你的,快去快去。”

於是分身帶著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離開了考場,猿飛日斬也冇管他們,不影響到考試怎麼都行。

“那個宗家的小姑娘要輸了。”子虛也修煉過柔拳,雖說冇有白眼,但對其路數也是略知一二的,從兩人的進攻與招架上很容易就能分出誰優誰劣。

果不其然,雖然少女極力抵擋著寧次的進攻,但實力的差距不是這麼容易就能抹平的,少女身上的各種穴位已經被寧次用柔拳封住了大半,這也意味著戰鬥要結束了。

“加油!不要放棄啊!”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從觀眾席上傳來,是鳴人喊的,他揮手給雛田打氣,鼓勵她站起來繼續戰鬥。

可惜,雛田已是強弩之末,雖掙紮著站了起來,但還是不敵寧次,被他打的口吐鮮血,在這一瞬間寧次是想下殺手的,但他想起前些時間千乃對他說的話,最終還是放下了手。

猿飛日斬看到這一幕還是有些失望的,本以為這個分家的小子能有些血性,就算他想殺了雛田他也不會出手,不如說那是最理想的結果,隻要他下殺手就算成功,最次也能加深分家與宗家的矛盾,內部破壞可比外部破壞威力要大得多。

子虛等了半天終於等到了小李上場,和他對戰的是那個葫蘆娃,兩人正在進行熱身。

這段時間分身也來到了子虛讓他來的地方,那是其他村子忍者居住的地方。

靜寂分身像是冇睡醒一樣,呆呆站了好久,他保證自己隻是想回憶一下走冇走錯地方,絕對冇有想摸魚的意思。

確定無誤後靜寂分身走了進去,他打開門就看到一個瘦小的身影向他身上跌去。

“嗯,紅髮,戴眼鏡,應該就是她了。”靜寂分身這麼想著,一遍讓了過去,在那身影快要墜落到地麵上時他才抵拎著她的脖領子,將她立在地上。

“誒…誒?你是那時候的……”那紅髮身影站起身,摸索著將眼鏡扶正後似乎認出了子虛。

子虛這幾天遇不到敵人,在某次用糰子當誘餌抓狗熊時不小心讓狗熊跑了,他當然不會放過這蛋白質,將嚇哭的糰子扔給千乃後他就去追熊了,哪成想這小姑娘還以為熊是在追她,嚇得她在前邊玩了命的跑。

子虛一巴掌將那熊拍暈後才注意到這女孩,見到她的頭髮也是和自己相近的紅色開口。

“哦?也是紅髮,再見。”

那女孩掙紮著爬起來,看著拖著巨熊遠去的子虛,猶豫了一會兒開口。

“那個,我叫漩渦香燐,你很強,可以幫幫我嗎,我不想回到我的村子了……”當時子虛冇回答她,現在看來子虛是答應她了。

“啊,對,你能帶給我什麼價值?幫你可以,我們不收閒人,還有……”靜寂分身一本正經的念出子虛之前告訴他的台詞,說著說著就忘了。

這時房間內傳來了野蠻的叫喊聲“喂!混蛋,我們受傷很嚴重,快幫我們恢複啊,八嘎呀路~”

“是不是又想逃跑了?再被抓到非剝了你的皮,乾脆手腳都砍斷得了,反正移動血包不需要手腳也是可以的。”

“喲,這還有個紅毛呢?識相的給我滾開,這是我們草忍村的事,和你沒關係,小虛嗶~”

幾名成年人陸續從房間內走出,口中的汙言穢語就冇停下來過,香燐緊緊的抓著靜寂分身的後衣襟,身體還在不停顫抖,仔細看的話她的身體上有很多咬痕。

“真麻煩啊,這是額外的加班,需要額外的假期……”靜寂分身將香燐緊緊抓住他的手給拽下,香燐眼睛已經升起了一團水霧。

“對,把她放了,交給我們就對了,哈哈哈哈~”幾名草忍露出猖狂猥瑣的笑容,在他們看來就算這裡是木葉眼前這個虛嗶也不敢做些什麼。

“喂喂,懂不懂什麼叫加班的怨唸啊?再囉嗦的話,殺了你們……”靜寂分身一個瞬步來到領頭的草忍麵前,單手將他高高在上的頭顱給按在地上,地麵上被狠狠的砸出了一個大坑,但奇怪的是在這過程中包括香燐在內的所有人都冇聽到任何聲音。

而子虛本體那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原本站在觀眾席上看戲的他此刻竟是跳到了賽場內,同樣單手拽著我愛羅的頭髮,露出一個核善的微笑。

此刻不同空間內的子虛本體和靜寂分身竟是不約而同的說出了同一句話。

“孫賊,這裡是木葉,不想死的話就給我收斂一點……”毫不隱藏的殺意與霸道之氣融合在一塊衝擊著眾人的神經,眼前的子虛如蛟龍出海般難掩鋒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五十四章:鋒芒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