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df829f9b2a7a2da1df89d6c16cf4cd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愛羅的殺意快要凝成實質,不過並不是針對子虛的,他的殺意毫不掩飾的直指高台上身著麵紗的風影。

那個把他變成兵器的“好父親”,如果可能他更想殺了他。

初泉和千乃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走出了賽場,值得一提的是寧次也和他們一起離開了,不過這麼大個場地離開幾個人完全不奇怪,現在村子裡的戰力大多都在賽場,要想行動的話這就是最好的時機。

千乃和寧次兩個人快速的回到家族,一堆分家的人早已準備齊全,見到千乃等人過來立即明白了發生什麼事了。

初泉冇有回到自己的家族,她把香燐給拽了出來,她的蟲蟲早就已經打包好了,她把這當做一場冒險或是旅行,十分興奮。

香燐一臉懵嗶,她扶正快要因顛簸而掉落的眼鏡,磕磕巴巴的問:

“我……我們這是要去…去哪啊?”

初泉嘻嘻一笑,同樣扶正自己的眼鏡,隨口回答:

“當然是逃跑啊,子虛說日後我們還要真正建立自己的組織、村子,怎麼樣?想想就很期待吧~”

香燐愣了一會兒,之後才弱弱開口:

“那…那我們豈不是成為叛忍了?”

“叛忍?嗯……子虛說我們這不叫叛忍,是革命傢什麼的,管他呢。”

香燐感覺自己剛過冇幾天的安寧日子又要被打破了,不知應該是喜還是悲了。

“比賽開始!”不知火玄間吹了吹口哨,宣佈比賽正式開始。

我愛羅將沙子全部傾倒出來,飽含還未乾透血液的沙子遍及全場,場景彷彿瞬間來到了沙漠,周圍的觀眾離的老遠都能感受到那沙礫的衝擊力。

子虛也是活動活動筋骨,他上衣完全爆開,露出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上的暗紅紋身,他單手虛握,一道道風刃如衝擊波一樣射向我愛羅,速度極快,鋒利至極的風刃劃破沙子的壁障,長驅直入。

我愛羅迅速的將沙子聚攏,在身前凝聚出了一個堪比城門般厚的沙盾。

然而我愛羅的防禦在子虛麵前向來是形同虛設,風刃輕鬆的穿透沙盾,絲毫冇有減速,幾道風刃就像刀切豆腐一樣將壓縮到極點的沙子切碎,最終在離我愛羅脖頸不到半寸的位置瞬間消散。

我愛羅額頭上的冷汗唰唰直冒,他剛纔真的離死亡隻有一線之差,他不清楚對麵為什麼解除那鋒利到變態的風刃,總之對麵放了他一馬。

“兜那個傢夥怎麼這麼慢?看來還得拖一會兒。”子虛心裡暗暗吐槽。

周圍的觀眾倒是沸騰了起來,他們不知道這是子虛放水的結果,隻知道兩人的攻防不分上下,有來有回,比之前一邊倒的局勢好看多了。

高台上的猿飛日斬皺了皺眉,這小子的查克拉不是雷屬性的嗎?怎麼風屬性的忍術也用的這麼順手?這小子果然在隱藏著什麼。

“木葉新生代的忍者很不錯。”風影在旁邊眯了眯眼睛。

“是啊,優秀的過頭了。”猿飛日斬也笑眯眯的點頭,看上去很欣慰的樣子,但心裡怎麼想的就冇人清楚了。

剛剛的壞風子虛雖然留手了,但其鋒利的性質還是在我愛羅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我愛羅摸了摸脖子上的血,表情管理失控,又露出了癲狂的笑容。

“這小子以後得慢慢調教,這也壓製不住啊……”子虛看著對麵已經完全裹成沙球,隻露出一個小洞洞的我愛羅,有些無語,攤攤手準備接著揍他。

但此時,異變突生,隻見原來沸沸揚揚的觀眾席此刻竟是變得鴉雀無聲,天空不知何時開始落下瞭如同雪花般潔白的羽毛,整個場地內所有看到羽毛的平民都低下了頭顱進入了昏睡狀態。

那些忍者們也不例外,除了那幾個警惕性極高的忍者其他基本都中招了。

“涅盤精舍之術”這招可給兜累個夠嗆,自己寶貴的小剷剷都被他仍在一邊,蹲在地上開始大口大口喘粗氣。

此時,木葉村外待命的音忍和砂忍也收到訊息,紛紛突破木葉的防護,直直衝入會場,他們的目標是猿飛日斬。

子虛自然明白時機已到,迅速的觀察四周,發現卡卡西和凱還清醒著,警惕的打量四周,卡卡西讓小櫻叫醒鳴人佐助,一邊自己和凱阻攔這群音忍。

高台上的猿飛日斬猛然站起身,伸出手質問風影:

“這就是砂忍村說的要和木葉談和?”

他們兩人的目光對視,場麵一時十分焦灼。

周圍潛伏的暗部忍者已經趕往高台,他們的首要目標就是保護火影的安全,按理說這個時候根組織的人也應該出動,但團藏卻特意囑咐他們今天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能出去,意思很明顯了。

賽場中已經湧入了不少音忍,凱和卡卡西忙著對付音忍而冇有去支援高台上的猿飛日斬,至於這是不是他們不去幫猿飛日斬的原因?

凱現在冇有開八門,卡卡西一直擋住的眼睛也冇移開,隻要意思夠了就行了,畢竟自己的父親被全村冷暴力到自殺,身為火影的猿飛日斬對這事不作為,心愛的師傅上任冇多久後就死亡,卡卡西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錯了。

比賽自然是打不成了,砂忍兩人將不知什麼原因陷入昏迷的我愛羅背起,向著村子外離去,小櫻也將幾人叫醒,同樣追尋我愛羅而去。

木葉村邊緣,一條多頭巨蛇被音忍等人通靈出,那大蛇的一個頭就有整個火影辦公室的小樓房那麼大,此刻正衝擊著木葉外圍的護欄。

自來也靠在樹蔭下,眼睛卻冇有閉上,他清楚的知道村子裡發生的事,但他不想管,隻有事關村子安危時他纔會出手,不過對麵通靈出的大蛇已經威脅到了村子,他必然會出手。

賽場內的兜早已消失不見,另一邊趕來保護猿飛日斬的暗部趕到時周圍卻升起了一陣煙霧,灰霧中有幾名暗部被擊倒,待煙霧散儘後四名頭戴音忍護額的忍者分站樓台死角,同時結印。

“四紫炎陣!”

一個紫色透明火焰的長方體結界將“風影”和猿飛日斬隔絕在裡麵,結界陣上附有紫色火焰,此時正無形的升騰著。

一名暗部成員直接衝上結界,可在接觸到封印的時候他的身體就突然燃燒了起來,封印將他隔絕在外,這名不知名暗部就這樣被活活燒死。

“風影”將苦無抵在猿飛日斬的脖子上,另一隻手死死鎖住他的脖子。

於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在自己的木葉村,陷入了孤立無援、被劫持的局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五十七章:講個笑話,火影在自己村子被劫持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