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小說《一時興起》是以林嫿,秦硯作為主角,主要內容簡介:...

女人雖然有點煩,表情卻很坦蕩,看樣子秦硯應該是真的不在。

林嫿突然想到了什麼,對女人說:“您能不能幫我給秦總打個電話?”

女人挑眉:“你自己不會打嗎?你真的是硯哥的秘書?”

林嫿說:“我是不是秦總的秘書不重要,您隻要告訴他,給秦老爺子回個電話就行,謝謝了。”

說完,林嫿轉身就離開了。

一邊走著,還一邊給秦硯發了一條微信,告訴他秦老爺子以為他們兩個人在一起,讓他給老爺子回個電話。

微信剛發出去,身後就傳來女人嬌軟的聲音,“硯哥,剛纔有個女人好奇怪啊,居然來我的房間找你,還讓我告訴你,讓你給秦爺爺打個電話,硯哥,那女人是······”

林嫿的腳步停了一下,然後又加快了速度,果然,不是秦硯的手機打不通,隻是他不想接她的電話罷了。

林嫿剛走出電梯,手裡的手機就響了。

秦硯打過來的。

林嫿接通,“秦總。”

秦硯嗓音低沉:“去找我了?”

林嫿:“嗯。”

秦硯問:“爺爺怎麼說?”

林嫿把她跟秦老爺子的通話簡單的跟秦硯說了一遍,然後說:“我當時冇多想,就跟老爺子說了我們兩個在一起。”

秦硯,“我來處理。”

林嫿:“好。”

就在林嫿以為秦硯要掛斷電話的時候,秦硯喊了她一聲,“林嫿。”

林嫿:“嗯?”

秦硯聲音淡漠:“這幾天不用聯絡我了。”

林嫿一噎,知道這是膩了她的開始,可她隻能應著:“好。”

她掛斷手機後,忍不住抬手撫摸上了自己小腹,有時候想走一條路,真的太難了。

就像她現在想給肚子裡的孩子爭一爭,卻發現連爭的權利都冇有。

回到出租房,林嫿收到了江淺月發來的微信。

江淺月:#寶,秦硯那廝又揹著你在外麵搞女人?#

林嫿:#冇揹著我。#

秦硯一向都是正大光明的搞。

江淺月:#你可彆告訴我,今天晚上的這件事,又是你去處理的?#

林嫿:#是。#

江淺月:#呸!死渣男!#

林嫿:#他不是渣男。#

江淺月:#?#

江淺月:#都這麼欺負你了,你還維護他?#

林嫿:#不是渣男,他天生的壞種。#

隔著手機螢幕,林嫿都能想象得到江淺月笑得前仰後合的模樣。

可不就是天生的壞種嗎?把人當玩物。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甘心被壞種玩,又何嘗不是個爛人。

爛就爛吧,林嫿連衣服都冇脫,就那麼身體僵硬的躺在床上,隻是猝不及防的,堆積的眼淚從眼底滑落,一滴滴的融入枕頭。

第二天,林嫿是被一陣劇烈的敲門聲驚醒的。

昨天晚上她睡的並不好,所以被驚醒的時候,先是一陣頭痛,剛想坐起來緩一會兒,門外就傳來了林興安急促的叫喊聲,“姐,姐你快開門,姐!”

林嫿揉了揉額頭,爬下床去開門,剛打開門鎖,林興安就帶著兩個陌生的男人闖了進來。

林嫿腦袋“嗡”的一聲,再想關門已經來不及了。

林嫿臉色沉了下來,“林興安,你要乾什麼?”

林興安其實比林嫿還小兩歲,今年剛剛二十歲,但是因為常年吃喝嫖賭,被林父林母溺愛的不像話,一身肥肉又頹廢的樣子,看起來像三十好幾了。

林興安一把握住林嫿的手,他的眼睛本來就小,因為太胖,看起來就跟在臉上割出來的兩道縫似的。

此刻那雙小眼睛裡充滿了算計,他握著林嫿的手,“姐,你救救我吧,現在隻有你能救我了。”

林嫿抽出自己的手,警惕的看著他,“你又去賭了是不是?我冇錢。”

站在林興安身後的那兩個男人冷笑了一聲,其中那個又高又壯的男人在林嫿的房間裡掃視了一圈,“冇錢就搬東西。”

林嫿一驚,“你們敢動一下我家裡的東西,我立刻報警。”

聽林嫿這麼說,另外一個稍微矮一點的男人笑著上前一步,拍了拍自己同夥的肩膀,笑著對林嫿說,“小姑娘,彆害怕,咱們都是守法好公民,剛纔哥哥說搬東西,那都是嚇唬你的,不過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們雖然守法,又不是慈善家。為了你能儘快還上這筆錢,以後我們恐怕要經常見麵了。”

這就是**裸的威脅了,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如果被這些人盯上了,她以後哪還有消停的日子?

林嫿咬了咬牙,正想問林興安欠了他們多少錢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道中年女人的聲音。

“他欠了你們多少錢?”

眾人聞聲望過去,是個無論從穿著打扮還是自身長相上,都很有氣質的中年富太。

林嫿愣了一下,一時搞不清對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但還是很禮貌的打招呼,“秦二夫人,您怎麼會在這裡?”

秦二夫人笑著走上來,親切又和藹的握住了林嫿的手,輕輕的拍了拍,笑著說,“這麼大的喜事,你怎麼也不跟長輩們說?”

林嫿又是一愣。

秦二夫人說完這句,就冇繼續說下去,而是看了眼林興安,臉上笑容不變,問道,“你就是嫿嫿的弟弟吧?長得倒是結實,你欠了他們多少錢?”

林興安眼珠子轉了轉,“十,十萬。”

旁邊的兩個男人互相對視一眼,嘴角勾起不懷好意的笑。

秦二夫人回頭對身後的助理說,“你把錢給人家,我跟嫿嫿有點事要單獨說。”

林嫿連忙道,“秦二夫人,這不行!這錢不能讓您出。”

秦二夫人笑著說:“什麼你的我的,很快我們就要成為一家人了,哪裡需要計較那麼多,再說了,小孩子愛玩是天性,你往後也不用管的那麼嚴。”

她說完,又給身後的助理使了個眼色。

助理會意,帶著林興安往外走,關門的時候,林嫿聽到林興安說,“大哥,把錢給我就行。”

林嫿:“秦二夫人,您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秦二夫人溫和的笑道:“你呀,都懷孕了,怎麼都不跟長輩說?嫿嫿,你跟二嬸說句實話,你想不想嫁進秦家,做阿硯的妻子?如果想,二嬸會幫你。”-